云檀創作的未刪節《重生33天,鬼后傾天下》是一本深受大家喜歡的作品
獨資小說網
獨資小說網 仙俠小說 競技小說 推理小說 校園小說 玄幻小說 科幻小說 都市小說 經典名著 同人小說 短篇文學 鄉村小說 官場小說
小說排行榜 言情小說 架空小說 軍事小說 耽美小說 歷史小說 穿越小說 靈異小說 重生小說 網游小說 武俠小說 總裁小說 綜合其它
好看的小說 重返樂園 山村老師 上門女婿 愛與哀愁 引牛入室 官路紅顏 漁港春夜 一品亂譚 留守村莊 鄉村禍害 熱門小說 全本小說
獨資小說網 > 重生小說 > 重生33天,鬼后傾天下  作者:云檀 書號:3024  時間:2016-10-9  字數:3733 
上一章   改變,有子折壽    下一章 ( → )
  室內一片死寂。2

  鳳夙寒癥發作的時候,曾經說過什么,做過什么,她沒有絲毫印象,所以當燕簫說她當時喚了他一聲簫兒時,委實愣了愣。

  她…真的喚了他一聲“簫兒”?

  “抱歉,我沒有印象。”打死不承認就對了,要不然該怎么說?對,我的確喚了你一聲簫兒,而且喚了八年之久。

  這樣的說法,無疑是找死,她不會對任何人說出她的真實身份,但如果是別人查出來或是猜出來,諸如楮墨一般,那就另當別論了榕。

  只不過,楮墨經歷過幽冥之事,死過一次,所以對于鬼魂之說深信不疑,但燕簫就不一樣了。

  燕簫錦衣華服,仆侍成群慣了,再加上燕皇極為厭倦鬼魂之說,所以連帶皇子為討他喜好,從小就頗為排斥。由此看來,若讓燕簫相信這世間有鬼魂之說,怕是比登天還難。

  但,燕簫也不是那么容易就能被糊的,鳳夙說她沒有印象,試圖敷衍過關,若在平時,他或許會睜一只眼閉一只眼,此事也就過去了,但今天不行,疑惑既然浮上心頭,勢必要查個水落石出孥。

  “在世上,喚我簫兒的人,少之又少。”燕簫的雙眸如浸入冰水中一般,透著凜冽的寒。

  “是么…”多么漫不經心的回應。

  燕簫帶著難得的森冷神情,注視著鳳夙“父皇多是喚我老六,除了母后喚我一聲簫兒之外,當今世上唯有一人敢如此喚我,那便是我夫子顧紅妝。”

  鳳夙笑的澹然雍容:“殿下和顧太傅師生情深,臣妾當真是羨不已。”鳳夙把臣妾兩個字咬的很重,似是在提醒某人她的身份一般。

  “你喚的那聲簫兒和夫子喚我一模一樣。”

  燕簫低沉磁的聲音灌耳際,鳳夙抬眸,望進一雙猶帶冷寒的雙眸,鳳夙道:“那可真榮幸。”

  “夫子服食天香豆蔻醒來后,雖然時常喚我簫兒,但…”燕簫忽然言又止。

  “怎么?”鳳夙微微皺眉。

  沉思片刻,燕簫說:“總覺得有哪里不太對。”雖然仍是記憶中的夫子,但感覺似乎有些不一樣了。

  “呃…”鳳夙聽了燕簫的話,眼眸有光閃過,隨即又歸于最深處:“殿下,你這是在跟我談心嗎?”

  燕簫眼神清透,睨著神情淡定的鳳夙,清朗的聲音竟含了幾分真誠:“只盼你說句實話。2”

  室內忽然沉寂,霾深沉。

  鳳夙眉間帶著淺淡的笑意:“你適才把你的過去講給我聽,雖說是看客和聽客,但也沒有免費的說書人,我總要回報些什么才是。有些事情我不便說給你聽,但你的第一個問題,我可以答給你。”頓了頓,鳳夙角微微揚起,帶著一抹冷嘲:“你問我為何沒有心跳?我這么回答你吧!能夠熬過地牢種種酷刑不死,能夠七天懷孕,能夠生出鬼兒之人,又怎會是常人?至于我是何人?殿下與其聽我狡辯推辭,為何不自己找出答案呢?”

  燕簫意有所指道:“若到時仍是狡辯不明呢?”

  “若你查明,我又何須狡辯?”就怕你查不到。

  “如何才能信你?”

  “你又什么時候相信過我?”這話,鳳夙說的很冷。

  燕簫目光沉冷如利刃,好像從寒潭中撈起一般“楮墨在草堂之內和你走動多時,若我不是親眼所見,你還需隱瞞到幾時不說?”

  聞言,鳳夙的眸子更是帶著凜冽的光華,視著燕簫:“草堂被封,你杜絕任何人前來草堂,每只有劉嬤嬤為我端來一三餐,但即便如此也是避我如蛇蝎。楮墨正是在這個時候出現的,試問我如何告知你,楮墨在我這里?”

  “不是說有劉嬤嬤嗎?”聽了鳳夙的話,燕簫眼中閃現的怒氣和戾一點點的隱藏在眼眸最深處。

  鳳夙重重出聲:“我憑什么要把楮墨的行蹤告知于你?其一,我不是你的臣下,所以無需事事稟報于你。其二,我是你的后妃,但嫁你前后,處境多次堪憂,若不是我命大,早就命喪黃泉。如今能心平氣和談話,已是上限,若是揭發他人,試圖討你心獲寵,我想…我還不至于如此作踐自己。”

  燕簫眉目一沉,臉上已有不悅之:“若心無愧,又何須藏著掖著,這么多的話,無非也只是借口罷了。”

  “殿下,我和楮墨之間的關系,沒有你想象的那么好,但也沒你想象的那么差。你可以說我是他派到東宮的細作,也可以說我和他意圖不軌,我無法左右你的想法,但卻可以左右我的人生。”鳳夙的聲音如寒冰般,不帶分毫溫度。

  燕簫無聲笑了笑,蒼白的臉色,掩不住與生俱來的冷傲尊貴:“你叫我殿下,卻叫他楮墨,如此關系還說不好?”

  鳳夙眼睛深處閃過一抹尖銳的寒光:“他至少真心待過我,可殿下呢?你可曾真心待過我?若說我為何還留在東宮不走,我不防實話實說,放眼天下,只有你的血對我有用,而我需要你的血在月圓夜活命,這就是你我之間唯一的牽連之處,除此之外再也沒有。”

  燕簫聲音如梟,沉聲道:“沒有嗎?”

  鳳夙抿抿,眸光微動,語聲無謂:“我忘了,還有一個燕京,他是你我的孩子,殿下既然之前不愿意承認他的存在,那么今后也無需…”

  “阿七…”燕簫忽然打斷了鳳夙的話,目光沉沉的望著她,第一次喚她名諱時,充了柔和。

  沒錯,鳳夙沒有聽錯,的確是柔和,前所未有的柔和,所以她現如今是不是該表現的很驚喜呢?

  但她表情沒有變,只是用深幽的目光望著燕簫,一動也不動。

  “阿筠是我的孩子,我又怎會不承認他的存在?”頓了頓,他疲憊的捏了捏眉心,嘆道:“莫再說氣話了。”

  這一次,鳳夙忽然沉默了。

  經歷過昨夜一事,燕簫似乎變了,變得脾氣良善,似乎很好說話,至少一直縈繞在身的暴戾瞬間消失的無影無蹤。

  若不是對眼前的男人太過熟悉的話,鳳夙會以為她只是做了一場夢。他…演戲,還是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

  因為微微驚訝,所以鳳夙角微啟,燕簫面對這樣一個鳳夙,想起之前發生的一幕幕過往,還有她、他和楮墨之間的前世之謎,燕簫有些恍惚,也不知道怎么想的,倏然俯下身去,猝不及防的吻了上去。

  她的很淡,甚至有些發涼,但柔軟的觸感卻讓他一時貪戀不已。

  鳳夙起先是一驚,隨即眼里含了一抹怒,直接動用牙齒,所以當年輕太子破溢齒之間時,東宮太子因為突如其來的疼痛離開了她的

  沒有生氣,反而不在意的用手背擦去嘴角的血跡,嘴角笑意溫淡,愈發襯得眉冷峻人。

  他在笑,那樣的笑容不含一絲一毫的虛偽和算計,反而帶著得逞后的沉溺。

  “很好,今天的吻和之前在沙漠吻你不盡相同。”燕簫瀉出一絲淺笑,如同月光般清冷皎潔。

  “所以呢?”不明白他是什么意思。

  “這說明我們都在改變。”燕簫開口,話語低沉,如弦重

  鳳夙皺眉:“你在變,我也在變,很公平。”

  燕簫盯著鳳夙,目詭譎變幻,臉上神情更如魅如謎般,讓人看不透“幾個月前漠北菩提寺,你和我只是兩個陌生人而已,但現如今卻有了共同的孩子,所以將來的事情誰又說得準呢?”

  鳳夙一時無話,這人…心思難猜啊!

  “叩叩…”急促的敲門聲傳來,似乎預示著有事情發生。

  燕簫攏了眉,薄吐出一個字來:“說。”

  “殿下,又出事了。”是劉嬤嬤的聲音,因為太過焦急,語聲發顫。

  這個“又”字,讓燕簫一時愣了愣,還不待詢問,就聽劉嬤嬤近乎帶著哭聲道:“又有一名娘在喂小主子吃的時候中毒暴斃身亡。”

  聞言,不僅燕簫驀然站起了身體,就連鳳夙也寒了臉色。

  燕簫開門,就見燕京窩在劉嬤嬤的懷里,老氣橫秋的看著他。

  “封鎖消息,你先回去,把尸體處理了。”燕簫從劉嬤嬤懷里抱過燕京。

  “是。”劉嬤嬤復雜的看了一眼燕京,這個小主子…怎么現在越看越恐怖啊!

  待劉嬤嬤走遠,燕京不悅的發著牢***:“我說了,我不喜歡吃。”

  “娘中毒是怎么一回事?”燕簫問他。

  “不關我的事,她們硬要我吃,盛情難卻,我只是意思意思吃了兩口,那娘就死了。”所以真的不關他的事。

  燕簫直接嘆息出聲,他擔心有了這個孩子后,他會活不到三十歲。

  誰知聽到燕簫嘆氣,燕京比他還心煩:“你別嘆氣了,我比你還想嘆氣,我喜歡當正常人,如今這么與眾不同,我很苦惱。”說著,重重的嘆息一聲:“唉,我的痛苦,又有幾人知呢?”

  聞言,鳳夙直接拉起被子蒙在了頭上,眼不見為凈。

  而燕簫呢?他在想,這個孩子或許是上天派來磨練他耐的。
上一章   重生33天,鬼后傾天下   下一章 ( → )
重生之還你一重生—深宮嫡重生之惡魔獵美夢時代重生之征戰歲重生之我的書毒婦從良記重生之風云天重生之少將別廚師的失誤重
云檀創作的未刪節版《重生33天,鬼后傾天下》是一本深受大家喜歡的小說,本站提供重生33天,鬼后傾天下未刪節免費全文閱讀,重生33天,鬼后傾天下最新章節改變有子折壽盡在獨資小說網。重生33天,鬼后傾天下最新章節由書友提供,《重生33天,鬼后傾天下》情節扣人心弦、跌宕起伏。
快乐时时彩哪个平台有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