頹廢龍創作的未刪節《重生之惡魔獵人》是一本深受大家喜歡的作品
獨資小說網
獨資小說網 仙俠小說 競技小說 推理小說 校園小說 玄幻小說 科幻小說 都市小說 經典名著 同人小說 短篇文學 鄉村小說 官場小說
小說排行榜 言情小說 架空小說 軍事小說 耽美小說 歷史小說 穿越小說 靈異小說 重生小說 網游小說 武俠小說 總裁小說 綜合其它
好看的小說 重返樂園 山村老師 上門女婿 愛與哀愁 引牛入室 官路紅顏 漁港春夜 一品亂譚 留守村莊 鄉村禍害 熱門小說 全本小說
獨資小說網 > 重生小說 > 重生之惡魔獵人  作者:頹廢龍 書號:2862  時間:2016-10-8  字數:5783 
上一章   第二百二十三章 月夜狙擊戰 中    下一章 ( → )
  從一開始,葉奇的目標就不可能是這一隊十二個的血鬼,如果僅僅只是這樣等級和數目的血鬼,他根本不會離開小土城——這些血鬼只不過是必然的順帶品,而真正的目標,隨后將會出現。

  即使一個再愚笨的指揮官,當發現一個營地失去聯絡一天,并且派出聯絡的偵察兵也消失不見了,也是會發現情況不對的;更何況,這次黑暗生物的暫時領導者,并不是一個愚笨的指揮官;哪怕他們確實沒有那位無生命王者的威望,但是再智慧上,葉奇可是不會小覷對方的!

  畢竟,不論是黑暗巫師,還是巫師,都是自譽為行走在尋求‘智慧的道路’上;不論其中有沒有虛假,但是以足夠長時間的接觸各類知識的巫師、黑暗巫師,哪怕是靠著積累,也足以令某系自認為聰明的人,感到羞澀了。

  學者不可能都是巫師,但是巫師可以勝任學者,這樣的話語,在黑暗世界中,可是占據著對于巫師、黑暗巫師評價的主地位;而葉奇并不想自己成為這樣主評價的另外一個佐證;所以,他在謹慎的思考著接下里黑暗生物內的一舉一動,尤其是那些身為暫時領導者的黑暗巫師們——

  前來的黑暗生物的數量,應該不會低于小土城內黑暗生物的數量!

  而且,還應有一個實力高于那位血鬼大公的存在帶領!

  現在海峽內暫時的領導者是那些黑暗巫師,那么…

  黑暗巫師中那兩位傳奇之境的超凡強者必然會有一個出現!

  而一旦出動一位傳奇之境的超凡強者,那么即使黑暗生物的聯軍內有著相當的間歇,也一定會被暫時的壓制下去!

  想到這,葉奇微瞇著的雙眼中光一閃——如果可以將這個傳奇之境的超凡強者斬殺與此的話,那么…

  這樣的想法,幾乎是順勢出現在了葉奇的腦海中,而后,葉奇立刻對于這個想法展開了思考——顯然。這個想法的正確是毋庸置疑的;而現在需要考慮的就是,那個傳奇之境的超凡強者,其實力具體達到了哪一個地步。

  如果是‘新晉’的話,有著百分之百的把握!

  而跨過了新晉,成為正式的超凡強者的話,在夜晚中沒有【次級太陽之禮贊炎】的觸發,我必然會陷入到被動之中;只能靠法術和專長的加持。以‘身體’的優勢來獲得最終的勝利;不過,傳奇之境的道路,對于對手‘身體’克制的方式很多…

  其把握只能是百分之五十,一半的一半!

  要是出現的是一位高段的傳奇之境…

  那么我就只剩下了,騎著格羅寧逃命的選擇!

  只希望,格羅寧跑的快一點!

  一想到可能會出現的高段傳奇之境的超凡強者。即使是葉奇也不由心中一陣沒底——做一個很簡單的比喻,僅僅是有著一條道路做為力量的傳奇之境的超凡強者,做為月輝級存在的話,那么進入到了高段的傳奇之境的超凡強者就是一個耀級。

  兩條道路的融合,那種力量,葉奇沒有體會過,但是他卻從那位典獄長的記憶中看到了只言片語——以選擇的道路【死亡之力】做為基礎。再找到新的道路【毒素之力】,相互結合后名為【凋零】的能力;已經突破了力量的基礎,不論是出現還是發生,都已經是令人無法想象的過程。

  在一定范圍內直接的作用于生命之上。

  換句話說,就是無視敵人的防御;而沒有了防御力,再強大的生命也會被折磨至死。

  雖然按照典獄長的記憶【凋零】是一種在傳奇之境的超凡強者中也是很特別的存在,但是這并不代表其它的存在會很弱;畢竟,缺少了神奇。但是本質卻沒有變,基礎依舊是一樣的;就像是兩個力量、速度相當的斗士,其中一個有著妙絕倫的技巧,另外一個只有著基礎的訓練,兩個人對戰的話,前者絕對是占盡上風;但是,這樣的占盡上風。你卻不能夠說后者的力量、速度不如前者。

  而一旦對手換成一個力量、速度都不如對方的人,哪怕是技巧通的情況下,最終后者也會獲得勝利;畢竟,當力量和速度達到了某些程度的時候。在華麗的技巧也是繡花枕頭;更何況葉奇還沒有那樣華麗的技巧。

  所以,一旦對手是一個高段的傳奇之境的超凡強者,那么葉奇除去快點跑之外,并沒有什么好的選擇——當然,如果肯利用自身的底牌,那么結果則會出現一點變化;畢竟,底牌就是留在這個時候保密用的。

  不過,此刻的葉奇卻希望盡可能的不動用底牌;并不是舍不得,而是此刻他非常的明確,如果利用【無名技巧】突破了【冷兵器(大師級)】所帶來的那道‘玻璃墻’后,會有著極大的好處。

  成為星照、月輝、耀,我都沒有獲得使徒應有的蛻變…

  傳奇之境的洗禮,我希望可以掌握在自己的手中!

  葉奇在心底這樣的打算著;不過,這樣的打算,葉奇并不是很篤定——因為一旦真正的遇到了生命的危險,那么底牌是必須要用的,利用系統的優勢突破【冷兵器(大師級)】則是必然的。

  按照這些血鬼的速度,如果凌晨時分沒有回到海峽的深處,那么那里必然會知道情況不對,派出更多的部隊前來;以急行軍的速度,再加上黑暗生物的體質和能力,它們想要到達這里的話,最多凌晨三點左右…

  現在是七點二十分,留給我繼續‘無憂’用【無名技巧】感應那道‘玻璃墻’的時間只剩下七個小時四十分鐘!

  “格羅寧!”

  葉奇沖著發覺戰斗,而剛剛沖出云層中的格羅寧大聲的呼喊了一句后,就再次的閉上了雙目,沉浸在【無名技巧】對于那道‘玻璃墻’后的感應之中;而智慧不低的格羅寧則安靜的落在了葉奇的身邊——相較于之前連熱身都算不上的戰斗,接下來的戰斗必然是烈的,而有著格羅寧的速度,對于葉奇來說,自然是一大助力;畢竟。對手是同級別,甚至是高一級別的存在。

  …

  海峽極為的靠近無盡之海,因此,經常受著海上那無常天氣的波及,時不時的狂風暴雨或者滔天大已經是家常便飯了,而這也是這里人煙稀少的一個重要的原因之一;不過,在今晚。卻是風平靜,夜空中甚至連一點云彩的影子都沒有,只有一輪圓月懸掛于夜幕之上。

  明亮、皎潔的月光如紗一般的披在了這礁石高地上,哪怕本身黑色、凹凸不平的礁石高地,在這個時候,也多出了一分美感來;而當月上中天。略微偏移的時候,這樣的景更是無疑會令無數的學者們大加的贊嘆,并且朗誦著一首首對于月亮的贊美詩,而年輕的情侶則會在這月選你儂我儂,體會那無限的美好。

  不過,任何一個正常人,再看到了下面一番情景后。都會是駭然失,再也沒有任何賞月的心情——骷髏、幾乎是在一眼看去根本無法看到邊際的骷髏,在骨架喀嚓、喀嚓的摩擦聲中,速度堪稱快速的前進著;每一個骷髏的顱骨內,都燃燒著那幽藍色的靈魂之火,慘白的骨架則在月中,分外的滲人。

  在由兩匹骷髏戰馬做為牽引的馬車上,一個干瘦的老人正坐在那里。連體的長袍上奧秘的花紋,表明著這位老人的身份,而手中的法杖,責令這樣的身份被確認無誤——巫師,而是負能量氣息的繞間,則為這個說明前加上了一個前綴:黑暗。

  萊斯洛爾坐在自己的骷髏馬車上,神態如同一位帝王在巡視著自己的疆域一般。事實上,如果放在神圣年代之前,這位萊斯洛爾確實就是這樣的資格——做為一位國王的小兒子,他在當時確實是有著這樣的權利;哪怕是在他學習魔法之后。也不例外;不過,相較于權利,萊斯洛爾更加的喜歡研究魔法;一個個法術的構架,一個個實驗的完成,都能夠令他沉不已,而不是枯坐于書案之后,翻看一番番的奏章。

  魔法的研究,是非常耗費時間的,是需要全身心投入的;所以,在萊斯洛爾二十五歲的時候,就徹底的放棄了王位的繼承權,并以此做為代價,向著自己的兩個兄長換來了足夠的資源,離開了自己的國家,游歷整個洛蘭特——對于萊斯洛爾來說,身在帝王之家,實在是無法體會到親情,任何的事情都會和利益掛鉤;因此,他并不想多待在這里;并且,很明智的給自己獲得一份‘應得的’。

  而在三十五歲開始著手建立于自己的巫師塔,也是因為有了這一份應得的——縱觀自己的前半生,萊斯洛爾認為自己做到了不虛度光,但是身體的衰老卻是一份不可逆轉的重擔,時刻的提醒著他自己的時無多。

  最終,在猶豫了三天后,萊斯洛爾將自己轉化為了巫妖;身體內部變化的沮喪,很快就被無盡的生命所帶來的欣喜所驅散了;萊斯洛爾再次的投入到了各項魔法的實驗,法術的構造之中,它稱這為‘新生’!

  為了能夠更快的進行各項魔法實驗,它不得不尋找更多的助手,而隨著助手的增多,一些不穩定因素也開始出現了;解決了那次不大,但卻足以令它傷心許久的叛后,萊斯洛爾的身邊沒有了一個活人——亡靈生物的忠誠和不知疲倦,開始被萊斯洛爾所關注,并且開始賦予它們一些智慧,而后,它發現它又可以持續的沉浸在自己的實驗之中。

  直到,某一年被教廷的人找了上來。

  而后,戰斗一觸即發,一波又一波的人,好似蜂群一般,源源不絕;戰斗中,它的實驗室,也是它的巫師塔都被摧毀了,而它的助手,更是全部的‘死亡’,它自己也是被打散了無數次;如果不是巫妖特殊的屬:魂匣不毀,就可以永遠不滅的話,它也死在了戰斗中。

  它的魂匣藏在了一個誰也無法想到的地方。萊斯洛爾認為誰也無法找到,但是情況卻發生了一點細微的變化,當它又一次的復活后,它發現它的魂匣般多出了一個人,一個以魂匣要挾它的人——對于生命,萊斯洛爾并沒有留戀,但是對于魔法實驗和對法術構筑的熱情。卻令它不得不服從于對方。

  幸運的是,對方同樣是一個巫師,知道什么是對于巫師最重要的;因此,在大部分的時間,它并沒有改變它的生活習慣,依舊沉寂于自己的世界之中;直到那個人的兒子、孫子、重孫…接替掌控它的魂匣。它才會出現——對于對方這種自然死亡,并且赦令自己的子孫也不允許轉化巫妖的做法,萊斯洛爾有著疑惑,但卻沒有更多的想法。

  哪怕是此刻,萊斯洛爾也只是按照命令前往事發地點一探究竟而已——對于洛蘭特,許久未曾回來的萊斯洛爾并沒有過多的感慨,畢竟。此刻它所處的礁石地,實在是令亡靈都討厭的地方。

  在它的記憶中,洛蘭特應該是有著草地、花園和陽光的地方;即使是巫妖,也不會否認那種情景真的很美。

  抬起皮包骨的頭顱,萊斯洛爾看著天空的月亮,盡力的回憶著它還是他時,腦海中有關于洛蘭特的一切;不過,那種久遠的時間。實在是令記憶都無法真實了;一切都模模糊糊了,即使是它的母親,也只能靠那副修補了不知道多少次的畫像來回憶了;至于父親和兄長們?還是他的時候,就已經開始忘記了。

  這一次的計劃,真是魯莽!

  萊斯洛爾回想著這次它所在組織,也是掌握著它的魂匣的后人發出的命令,忍不住的搖了搖頭——悠久的壽命。是一筆寶貴的財富,它讓所有的存在,都有著無與倫比的東西:經驗!

  萊斯洛爾看得出,雖然這個時候洛蘭特進入了一種非常緊張的局勢。而且摩擦不斷,但是真正強大的三方并沒有真正的傷筋動骨;而在這個時候就急于出現在戰場上,只不過是給三方共同設立一個靶子而已。

  它曾努力的勸說過那個現任組織的首腦,但是對方卻沒有聽取——年紀總是好的,但是卻總是太過于沖動;對于長老會一直反對這個年輕人,萊斯洛爾也有著耳聞,而這個時候,它發現這樣的反對,并不是沒有緣由的。

  而當昨天前方崗哨營地的消息沒有如時傳回后,萊斯洛爾的心底就有著一絲不安——雖然成為亡靈后,心這個器官早已經不存在了,但是預言學派的占星術,它卻因為當年的好奇,而學習過一些;因此,它并不會無視這樣的不安,相反,它再次的找到了那個年輕人。

  可惜,結果令它沮喪不已。

  哪怕是之前收到命令,令它前來查探時,萊斯洛爾都能夠看得出,那個年輕人并不想承認自己的魯莽。

  錯誤,并不可怕,這是每個人都會經歷的。

  可拍的是,犯了錯誤,卻不知道改正——那只會一錯再錯,最終,陷入萬劫不復之地。

  萊斯洛爾這一次沒有再次的勸說這個年輕人,三番兩次的勸說,令它明白只有看到事實,這個年輕人才會看清現實,而不是這樣的自欺欺人;為了能夠令對方快一點的改正錯誤,萊斯洛爾決定帶著自己的助手、仆人們先行一步。

  因此,在得到了那個年輕人的首肯后,它當即就沖著崗哨營地的方向前進了,而在它的身后,則是還再整隊的黑暗生物們——對于這些成為了同盟的實驗材料,萊斯洛爾沒太多在意的地方;事實上,除了那個無生命的王者和掌握著它魂匣的年輕人外,它誰也不太在意。

  最起碼,在前一刻,它是一直這樣認為的——

  “夢、夢魘?!”

  看著峭壁上空漂浮著黑色的戰馬,對方體內那種特殊的氣息,立刻讓萊斯洛爾一愣——做為一個壽命悠久的巫妖,它還是第一次看到有人可以馴服夢魘,這種傳奇生物的;實在是有些不可思議。

  而能夠做到這樣不可思議事情的人,自然是應該值得注意的!

  年輕,非常的年輕!

  比掌握著它魂匣的那個年輕人還有年輕的多!

  這是萊斯洛爾第一個感受,而后感受著對方身上的氣息,萊斯洛爾心底升起了第二個感受——實力不錯,非常不錯的實力。

  ps第二更~

  周末了,還在碼字的頹廢地打滾的求保護啊~~~

  感謝四海飄泊的子200起點幣打賞、nxcx200起點幣打賞、sdicsn100起點幣的打賞~~~頹廢在此鞠躬感謝所有支持頹廢的兄弟姐妹~~~(。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您來起點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手機用戶請到閱讀。)
上一章   重生之惡魔獵人   下一章 ( → )
美夢時代重生之征戰歲重生之我的書毒婦從良記重生之風云天重生之少將別廚師的失誤重票房毒藥翻身重生之萌寵貓重生——獨寵
頹廢龍創作的未刪節版《重生之惡魔獵人》是一本深受大家喜歡的小說,本站提供重生之惡魔獵人未刪節免費全文閱讀,重生之惡魔獵人最新章節第二百二十三章月夜狙擊戰中盡在獨資小說網。重生之惡魔獵人最新章節由書友提供,《重生之惡魔獵人》情節扣人心弦、跌宕起伏。
快乐时时彩哪个平台有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