頹廢龍創作的未刪節《重生之惡魔獵人》是一本深受大家喜歡的作品
獨資小說網
獨資小說網 仙俠小說 競技小說 推理小說 校園小說 玄幻小說 科幻小說 都市小說 經典名著 同人小說 短篇文學 鄉村小說 官場小說
小說排行榜 言情小說 架空小說 軍事小說 耽美小說 歷史小說 穿越小說 靈異小說 重生小說 網游小說 武俠小說 總裁小說 綜合其它
好看的小說 重返樂園 山村老師 上門女婿 愛與哀愁 引牛入室 官路紅顏 漁港春夜 一品亂譚 留守村莊 鄉村禍害 熱門小說 全本小說
獨資小說網 > 重生小說 > 重生之惡魔獵人  作者:頹廢龍 書號:2862  時間:2016-10-8  字數:6276 
上一章   第一百二十四章 布置    下一章 ( → )
  面對葉奇的問題,十幾秒后,怪狼就給出了相應的答案——

  “我們不能夠冒再多的風險!必須是自己人,不論是向導,還是可能需要用到的挖掘隊,都需要有我們的自己人來組成,任何的外人,都將是產生未知可能的變數;所以,你不要想直接聯系你的那位雅各布叔叔了!”

  “你已經將沙狐積累的財富做為補償送給他了,所以,現在請不要拿關系到我能否復仇,而你能否安全活下去的事情來開玩笑!”

  聽著怪狼的話,葉奇不由聳了聳肩——事實上,在面對遺跡挖掘這些事情的時候,葉奇第一時間想到的就是雅各布這個寶物獵魔人;將專業的事情交給專業的人去做,這是葉奇一向奉行的宗旨;而且,對于雅各布,葉奇非常的放心。

  只不過,怪狼并不是這樣,仿佛是感知到了葉奇心底再想什么,它說道:“他和你的關系,足以令你去信任他,但是我和他的關系卻令我無法給出我的信任!我信任的是更加有具體表現的存在,例如:一份契約!”

  “當然了,這份契約只是我們兩個人之間的!”

  “沒有信任的存在,是可悲的!”

  葉奇發表著自己的看法。

  “那是你沒有經歷過背叛的殘酷!”

  怪狼根本不為所動,繼續的說了下去。

  “至于摩挲文字?雖然它誕生于我被封印的這段時間,但是看它的形體,摩挲文字應該是由最初的那個巴索費王國留下的,一個經歷了三百年才毀滅的王國,在洛蘭特有著足夠的研究價值;想要找到一個研這方面文字的學者。并不是很困難;或者,你愿意跟著我學習一些巴索費文字?”

  怪狼提出了這樣一個建議;顯然,這依舊是避免產生不必要的風險,越少人知道越好;不過,葉奇對于這個提議并不感興趣。他拒絕道:“你的信徒足以擔任這樣的工作,而且他們在你的旨意下,會非常樂意投入到研究之中的!而且不論是成為學者,還是向導或者是組成挖掘隊,他們都很合適,不是嗎?”

  怪狼在面對關系到自己封印的事情時。表現出的小心謹慎,足以令它不會動用任何不相信的人,不過,除去葉奇這個和它有著契約關系的人外,還有一些人,是值得它去信任——那些不知道被它藏在哪里的信徒。

  而對此。怪狼徑直的承認道。

  “沒錯,他們都是最的!我會給他們旨意,令他們出人手前往黃沙區的,做為先行者,他們會提我們準備好一切!”

  “希望一切順利!”

  葉奇帶著祝福的說道——其中既有對無辜人的同情,也有對他那位好友的擔心。

  “放心吧,奧多可是我的大主教。一個大主教怎么能夠離開還未建成的神廟呢?”

  怪狼以反問的語氣,盡量讓葉奇感到安心。

  “還有,你新收的那兩位仆人,我需要其中任意一個的幫助;畢竟,他們對于黃沙區來說,算得上是本地人!”

  “沒問題!”

  得到了葉奇肯定的回答后,怪狼就再次的回到了封印之地中——雖然有著契約的力量令它在葉奇的身體內,比之在封印之地中更加的‘舒適’,但是做一些事情時,明顯還是在封印之地更加的方便。

  …

  冬林區與草原區。兩者交接的深處,一座依靠著巨大的、被冰雪籠罩著的山峰的峽谷內傳來陣陣的祈禱聲,相較于冰雪山峰帶來嚴冬般的寒冷,峽谷內卻是有著一絲溫暖,就好似深秋時分一般。令生活在峽谷內的居民們不至于面對足以掠奪人性命的冰冷。

  足足過了五分鐘,由峽谷內傳來的禱告聲,逐漸的低沉了下來,最終,全部的消失了;接著,響起來的是一陣陣工地上才能夠出現的號子聲——

  一座完全有一英尺邊長的方石構筑的神廟,正在上百人的努力下,展現著自己的雛形;整座神廟并不大,至多和洛蘭特其它地區的小教堂差不多,而且,簡陋無比;事實上,正是因為其的小和簡陋,才能夠在幾個月中有了現在的規模。

  如果,真的以高大、宏偉和富麗堂皇來做為要求的話,即使動用他們全部的三百多人,也是一生都無法完成的。

  “主教大人!”

  正在教導一些孩子識字的白袍祭司被洪亮的聲音所吸引了,不過,還沒有等到他做出回應,周圍那些坐在木質小板凳上的孩子們就紛紛的跳了起來,向著來人跑過去歡呼道:“羅本騎士長、羅本騎士長!”

  “小家伙到一邊玩去,不然,下次你們的糖果就全部的換成負重訓練!”被一群孩子簇擁在中間的羅本大聲的笑著——此刻的他絲毫看不出當初的乖戾,只剩下了一種男人應有的豪和氣度。

  “來吧,你們還有今天的功課要完成,都到這里來!”

  ‘啪、啪’輕輕拍打手掌,白袍祭司指了指身后的黑板,讓紛的孩子們都不情愿的離開了羅本的身邊;看得出即使是面對負重訓練,這些孩子們也寧愿待在羅本的身旁,而不是回到黑板之前。

  “這些小家伙們,應該有更多的自由時間!”

  看著不情不愿的孩子們,羅本不由向著白袍祭司建議著。

  “如果你天天和他們在一起的話,你就不會這么認為了,我的騎士長大人!”白袍祭司面帶苦笑,絲毫沒有上位者的架子,和羅本說道:“我從來不知道一個孩子的精力可以充沛到這樣的地步,也從來沒有發現他們的好奇心是那樣的沒有止境!”

  “但真因為有他們,我們才應該更加的努力啊!”羅本回答時一直看著再安靜了片刻后,就再次嬉鬧起來的孩子們,臉上帶著微笑。

  “是啊。神的光輝,將由他們灑遍大地!”

  白袍祭司點了點頭,臉上帶著期望。

  “神,為我們指引途,帶我們看到真實。給我們以溫暖,讓我們感到幸福;因此,神的光輝注定要灑遍大地!”羅本一臉嚴肅的神色,他一字一句的說道:“被拯救了的我,在神的面前立誓,同樣回去拯救其它人。直至自己生命終結的那一刻!”

  “誰都會有犯錯的時候,但只要我們學會面對;那么,這些錯誤就不可能擊倒我們!”

  白袍祭司拍打了一下羅本的肩膀——做為大主教和騎士長,這樣的舉動,顯然是不合時宜的,但是兩人沒有在乎。周圍的人也習以為常,反而是覺得理所應當。

  “主教大人,謝謝您時常的教導!”

  羅本由衷的表示著自己的感謝——雖然在來到這里后,他有著相當的不適應,但是在面對了‘神’的真實,以及自己父親的‘亡魂’后,羅本就將這里當做自己第二個家;并且在‘神’給出的選擇中。根據自己的意愿成為了這里的騎士長。

  而在成為了騎士長之后,羅本才發現這個拿著刀劍保護‘神’的信徒,守衛著家園的工作才是最適合他的,而不是什么靠言語來傳播的祭司、長老之類,或許他們同樣的偉大,并且值得人們尊重,但是適合他的,才是最好的。

  在‘神’的指引下,他獲得了自己難以想象的進步,并且在這樣大增的實力下。他一次次的保護著這里的安全,在人們的歡呼聲,在孩子們的憧憬、崇敬的目光下,羅本找到了‘神’所說的自己存在的價值。

  對此,他感到了快樂;更對給予他最初快樂的人。報以感激——他永遠不會忘記當初在他剛剛來到這里時,消沉的意志、頹廢的模樣,令所有人遠離他,只有面前的大主教是那樣耐心的勸導著他,令他沒有近一步跌入那深淵之中。

  除去‘神’之外,面前的大主教就是他最尊敬的人,和他那已經徹底從魔手中解的父親,是同樣的地位;因此,每當大主教有事情需要吩咐時,他總是第一個出現——

  “主教大人,您有什么吩咐,請說吧!”

  羅本站直了身體,傾聽著。

  “神,給出了我們旨意——需要一隊十五人的小隊,前往黃沙區尋找一件東西;我希望由你帶隊,再挑選十四個武藝湛、強大的戰士前往!”

  “好的,主教大人!”

  羅本馬上答應著,然后,才略顯憂慮的道:“可是馬上就要進入冬林區的嚴冬期了,雖然這里有著神恩的籠罩,但是我們還需要更多的糧食做為補給;而且,我已經聯系到了草原區上的一個部落,他們愿意給我們牛羊,但是也需要我們用糧食做為換!”

  “糧食啊!我會去想辦法的,畢竟,我還是有一個非常可靠的好友的!”

  白袍祭司低聲感嘆了一句后,不由略顯無奈的聳了聳肩。

  “如果夏克之龍大人愿意幫忙的話,那一切都是不成問題的!”

  羅本聽到白袍祭司口中的好友后,立刻就欣喜不已的說道——對于主教的這位好友,羅本可是聽聞過無數次;不僅僅是因為對方的實力,還因為正是對方的解救,才令他的父親離了魔的束縛,真正的得到了安息;對于他來說,這樣的恩情,足以銘記。

  “葉的話,實力不用擔心;至于金普頓?他和我們差不了多少,上一次的資助,估計葉就已經把家底送給我了!”白袍祭司看著騎士長那萬事解決的模樣,忍不住輕輕的嘆息了一聲。

  “那我們怎么辦?”

  羅本剛剛放下去的心,立刻就提了起來——冬林區的嚴冬期,在沒有足夠食物的情況下,除去他們這些有著相當實力的人,可能會活下來外,其他的人絕對是必死無疑;尤其是那些孩子…

  一想到這些以憧憬、崇敬目光看著自己的孩子們在饑餓和嚴寒中失去生命,羅本的手不由緊緊的攥緊了——做為騎士長的他,怎么能夠允許在他的保護下,出現這樣的情況;拼盡全力也要將一切挽回。

  “德卡特祭司已經前去想辦法了,他之前在洛蘭特游歷時。認識了一些商人;他說他有辦法的!”

  “德卡特那個家伙?他行嗎?”

  聽到這個名字,羅本的眉頭一皺——經過‘神’的指引,對于德卡特羅本沒有了原本的恨,反而是感激不已;因為,在‘旁觀者’的目光下。他終于發現了自己當初的可笑,以及德卡特對于他的忍讓。

  對此,羅本是心懷感激的,但是這并不代表羅本會因為感激而因私費公——在羅本的心中,德卡特和面前的主教大人一樣,都是心地仁慈的人。這樣的人去面對那些狡詐的商人,絕對會是賠的一點都不剩;因此,羅本才會皺眉。

  “我們要相信我們的同胞!德卡特祭司一定會順利完成任務的!”

  白袍祭司笑著說道,然后,提醒著羅本:“在黃沙區,那里會有一個向導在等你們。是我那位好友的仆人!”

  “知道了,主教大人!”

  羅本,點了點頭后,轉身快速的離開——十五個人小隊的建立對于此刻的他們來說,并不容易;畢竟,還需要給這里留下相應的人手才行。

  …

  “你確定你也要一起回黃沙區?這里才好不容易穩定下來!”

  影子詫異的看著面前本名為羅德的千面怪;此刻的對方正以瓦蘭的模樣坐在德瓦羅家族內屬于他的書房中,翻閱著一些剛剛從‘瓦蘭’的父親那里得來的消息。

  “穩定下來?只不過是觀望而已!”

  羅德將手中記載著消息的紙條遞給了面前的影子后。緩緩的說道:“雖然我一切正常,并且通過了應有的考驗與檢測,但是這并不能夠掩蓋我的劣跡;當然了,如果我現在的實力再進一步的話,肯定沒有人會再拿這個說事;可惜,短時間內連續的突破,注定是不現實的!”

  “哪怕是換成我本人,也不會相信有這樣的事情發生;畢竟,夏克之龍只有一個!”

  “這些家伙,竟然打算以‘歷練為名’讓你主動‘出走’?”

  看完了手中的消息。抬起頭的影子忍不住的驚訝道——這么多天在德瓦羅家族中度過,影子對于一些家族獵魔人的把戲也開始的熟悉起來;所謂的‘出走’,換做是平常的詞語,那就是放;只不過,有著‘歷練’的名義。這個名詞在一剎那間就變得好聽起來。

  “是啊,這是家族中超過半數長老同意的事情,已經是無法改變了!所以,還不如我們自己選擇,等到羽翼豐之后,再回來!”羅德輕輕的嘆了口氣,然后,馬上瞇起了雙眼:“憑我們兩個人,還是斗不過整個家族啊!以前的我,想得有些太簡單了…”

  “不過,現在的我可是突然動力十足啊!”羅德眼中,芒一閃即逝。

  “那么,我們什么時候出發?”

  影子的聲音中也有了一絲迫不及待——雖然德瓦羅家族真的非常不錯,但是影子還是習慣性去一個熟悉的地方,那樣他會有更多的安全感。

  “明天一早吧!在離開前,我還需要和我的‘父親’談一談;畢竟,德瓦羅家族中,或許只有這樣一個‘父親’是真心實意來對待我的!”

  羅德這樣的說著,然后,起身離開了書房;留下影子,在原地聳了聳肩。

  …

  “提出讓你參加這次集會的人,是斷戮之念的副首領教父;而附和這個提議的人則實在太多了,據我了解超過了一般的人都在附和著!黑暗傭兵們,都是一群唯恐天下不的家伙!”在距離天黑,還有一段時間的時候,變龍回到了沃奎林的房間,看著一臉平靜的葉奇,她真心想要抓住葉奇的衣領,讓對方好好的清醒一下,明白自己究竟是在干什么愚蠢的事情。

  只不過,她最終依舊沒有這么做,而是將自己下午打探到的情報說了出來——因為,變龍明白,這樣的質問,對面前的男人根本不起作用;雖然對方看似一副平易近人的模樣,但是在骨子里卻是倔強之極的,既然已經決定了,那么就是不會改變的;因此,多費舌的勸說,還不如說一些有用的東西,來給他增加一些勝算。

  “而在這些人中,較為引人注意的是‘西克的鐵錘’奈德和‘火鳥’伯洛茲;這兩個家伙平時都是非常低調的人,像是這種集會即使來參加,也只是面為主;但是在對于你是否能夠參加集會,這兩個家伙卻表現出了非同一般的熱情!”

  頓了頓,變龍再次的補充著:“還有,幽暗之影和塔夫兄弟會在一個小時前,進入到了都德!他們顯然也是來參加這次集會的,而且是不請自來;所以,你不妨考慮,利用一下!畢竟,幽暗之影和恐怖之巢有著仇恨,而塔夫兄弟會則被斷戮之念、深淵之手看不過眼!”

  “很有用的消息!”

  葉奇站了起來,將閻魔刀掛在間后,微笑的看著變龍:“謝謝你,泰勒!”

  “泰、泰勒?你、你叫我…”

  面對這樣的稱呼,變龍有些不知所措起來。

  “怎么了?有什么不對?”

  葉奇疑惑的看向變龍。

  “沒什么,我們是盟友,相互幫助是應該的!我、我要先走一步了,今晚我也會去的!”

  感受著要發燙的臉,變龍轉過身,急匆匆的推開了房門。

  “那么,到時候見!”

  并沒有察覺什么不同的葉奇,踏步向外走去。

  ps第一更~定時~(。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您來起點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手機用戶請到閱讀。)
上一章   重生之惡魔獵人   下一章 ( → )
美夢時代重生之征戰歲重生之我的書毒婦從良記重生之風云天重生之少將別廚師的失誤重票房毒藥翻身重生之萌寵貓重生——獨寵
頹廢龍創作的未刪節版《重生之惡魔獵人》是一本深受大家喜歡的小說,本站提供重生之惡魔獵人未刪節免費全文閱讀,重生之惡魔獵人最新章節第一百二十四章布置盡在獨資小說網。重生之惡魔獵人最新章節由書友提供,《重生之惡魔獵人》情節扣人心弦、跌宕起伏。
快乐时时彩哪个平台有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