頹廢龍創作的未刪節《重生之惡魔獵人》是一本深受大家喜歡的作品
獨資小說網
獨資小說網 仙俠小說 競技小說 推理小說 校園小說 玄幻小說 科幻小說 都市小說 經典名著 同人小說 短篇文學 鄉村小說 官場小說
小說排行榜 言情小說 架空小說 軍事小說 耽美小說 歷史小說 穿越小說 靈異小說 重生小說 網游小說 武俠小說 總裁小說 綜合其它
好看的小說 重返樂園 山村老師 上門女婿 愛與哀愁 引牛入室 官路紅顏 漁港春夜 一品亂譚 留守村莊 鄉村禍害 熱門小說 全本小說
獨資小說網 > 重生小說 > 重生之惡魔獵人  作者:頹廢龍 書號:2862  時間:2016-10-8  字數:5795 
上一章   第一百零七章 月夜下的劍風 下    下一章 ( → )
  皎潔的月光下,原本灰色的劍風也多處了一分明亮,只不過,這種明亮并沒有任何令人感到快的氣氛,反而是一種濃濃的死亡氣息淺淺的、薄薄的,呈圓弧裝的劍風,就好似是死神的鐮刀一般,收割著它們看到的目標。

  最先死亡的是那位使用毒氣的月輝級黑暗傭兵,做為較為特殊的覺醒能力,他在一開始就被葉奇盯上了,這是重視,也是悲哀雖然有著血脈專長【龍之體質】,葉奇的抗毒能力,相當的強大,尤其是在達到了傳奇,開啟了上古龍的血脈后,【龍之體質】對于各種負面影響更是達到了百分之六十的程度;恐懼、混亂、昏豁免更是在原本的【體質】的基礎上加強了百分之百。

  以葉奇傳奇級別的【體質】,這也就意味著普通傳奇級別,以及傳奇級別之下的恐懼、混亂、昏等特殊傷害,是免疫的;不過,非常可惜的是毒素的能力并不在其中,而是歸類到了法術類抵抗中,因此,也只是百分之六十而已,雖然再加上傳奇級別的【體質】,這樣的免疫已經能夠將傷害降到微乎其微的地步但是有著同樣使用毒素能力的好友做為先見之明,葉奇可不愿意冒一些不必要承擔的風險,即使小個子是特殊的,是因為九夜無魘這個瘋狂的研究女而產生的特例,葉奇也不愿意掉以輕心。

  畢竟,特例也只是相對的,并不是不可以復制!

  所以。劍風的第一個目標就是那位用毒氣的月輝級黑暗傭兵。對方甚至并沒有感覺到死亡的靠近。就被掠奪了生命灰色的劍風,在月夜下帶起了一抹猩紅,血高高濺起,最終滴落在地,與地面的泥土混雜在一起,從原本的刺眼,逐漸變得黯淡、無光,就如同對方生命的消逝一般。

  可以看得出。那位用毒氣的月輝級黑暗傭兵已經完全的放松了警惕,在戰斗的時候將自己當做了局外人,這是致命的,哪怕你認為己方已經勝券在握,而這位用毒氣的月輝級黑暗傭兵,很好的為人們解釋了這個道理,哪怕是用生命的代價。

  那位用毒氣的月輝級黑暗傭兵,在剩余的人都將目光放在戰場的時候,可以算的上是死的無聲無息,直到兩位被冰彈暫時阻擋著腳步的‘大火球’遇到了襲擊。伏擊者們才反應過來,對方好像也有增援對于擁有著烈焰能力天賦的人來說。如果你問他們最討厭的東西是什么的話,十個人中會有六個告訴你是冰,剩下的三個會在考慮一番后,說出是水;而最后一個則會咧咧嘴表示是凍氣。

  無疑,在相互克制中,沒有達到耀級,沒有達到極致,沒有走出自己道路的使徒們,在大自然的相互克制中,烈焰總是處在相當的劣勢,尤其是當烈焰能力是一種極為普通的覺醒能力,基本上十個使徒中就有一個使用烈焰能力,這就造成了一個相當有趣的現象,任何進入黑暗世界中的人總是會在酒吧、旅館等場所聽到諸多人的在抱怨自己為什么是烈焰能力。

  當然了,這樣的抱怨,在大部分的人看來就是炫耀,赤。果。果。的炫耀;畢竟,黑暗世界中可還有這靠著火藥武器和魔法道具混日子的人相較于這些人,能夠使用能力已經是一種特殊的存在了。

  而很自然的,沒有一個使用烈焰能力的使徒認為自己是弱者火焰的灼熱,完全符合著使用烈焰能力的使徒們,他們大多數的時候脾氣暴躁,行為莽撞,戰斗時也是直來直往;就如同面對子彈這兩位使用烈焰能力的黑暗傭兵徑直的沖了上去,而在面對特殊的冰彈時,他們依舊沒有躲閃,因為他們自信自己可以擋得住這些‘把戲’。

  因此,當灰色的劍風由遠及近時,他們依舊準備按照原本的方法來干;劍風的速度并不慢,事實上非常的快,普通人的雙眼甚至是跟不上劍風的速度;所以,眨眼間那道劍風就來到了這兩位烈焰能力黑暗傭兵面前,而這個時候的劍風,也如同那套秘術【劍風。牙】的稱呼一般,吐出了自己鋒銳的獠牙。

  令兩個烈焰能力黑暗傭兵想要躲都來不及【劍風】這套得自龍之傳承的秘術技巧,其風格與葉奇自身追求的道路并不相同,但也有著類似的地方:等待恰當的時機,必殺一擊;只不過葉奇是尋找對方的破綻,而【劍風】則是一個蓄勢的過程,就好似【劍風】的進階技巧,【劍風。地龍牙】【劍風。天龍牙】在最開始的時候,都是猶如微風拂面一般的輕柔,而等到它真正發揮出威力的時候,那就是狂風過境,拆屋拔樹、遮天蔽

  而做為【劍風】這套技巧的最基礎的部分【劍風。牙】自然也是這樣的特點,一開始看起來就只是一道微風,最多顏色有異而已,而只要當它開始爆發的時候,才會從中透出死亡的氣息,獠牙畢,掠奪生命。

  就宛如一把遮擋在黑色幕布中的匕首,在幕布開的一瞬間,刃鋒的冰冷,刃鋒的明亮,會令你被凍得侵入骨髓,會令你在閃耀中緊閉雙眼,接著,就是你喪命的時刻

  吼!憤怒、驚恐的喊聲從這兩個烈焰能力的黑暗傭兵嘴中吼出;對于生命,每個人都是留戀著、珍惜著;他們面對近在咫尺的死亡,會拼盡自己的全力去爭取自己的生存空間,哪怕只有一丁點的機會也不會放過。

  但是,有的時候,自身的意志卻并不會改變事實的本身。

  轟!巨大的爆炸從兩個烈焰能力的黑暗傭兵身上爆發出來,對于已經進入到月輝級的兩個黑暗傭兵來說,顯然他們都選擇了烈焰的另一個延伸:爆炸;做為自己的發展方向對于黑暗傭兵來說。這自然是無可厚非的;甚至對于大部分的烈焰能力的使徒。這都是一個非常明智的選擇。

  爆炸中。一道道火焰形成的足有**英尺高的焰,涌向了四周;兩個烈焰能力的黑暗傭兵顯然想用這樣的方式來阻止劍風的靠近;只不過,很顯然,這樣的做法就是徒勞的,沒有任何的間隙、停留,那灰色的劍風輕易的穿透了灼熱的焰,并且掠過了兩個制造焰的黑暗傭兵的身體。

  劍風從實質上來說,就是一道特殊的風。炙熱的焰帶起的空氣流動雖然能夠改變、消弱劍風,但是相較于這樣的方式,一面堅固的盾牌,無疑更加的合適。

  嗤!

  鮮血剛剛出,就在周圍的高溫中蒸發了,但是那血腥的味道卻還彌留在即,并且混雜在烈焰中,形成了一股焦臭向著四面八方涌去;幸運的是,周圍的人都是經歷過生死的人,并沒有因為這樣的氣味而干嘔、大吐。

  但是。臉上的表情卻都是變了一變最高政府德薩議員一方,喜形于;而以為勝利在望的埋伏者一方。則是如喪考妣;尤其是那位剛剛做出勝利宣言的領頭者,更是臉色灰白;做為一個以小隊形式在黑暗世界中生存的小組織而言,總共五人的隊伍,突然出現三人減員,這已經足以宣告他這個團隊的完蛋了。

  而且,如果再不跑的話,他自己也得完蛋。

  幾乎是連眼神都沒有交流,這位埋伏者的領頭者和僅剩余的那位使用‘爪子’的黑暗傭兵,立刻分為左右,反向相反的開始了逃跑可以看得出,這種逃跑方式幾乎跟之前葉奇遇到的那些星照級黑暗傭兵沒有任何的區別;而之所以,屢屢的出現則是因為這種逃跑方式的有效

  不過,這只是對于其他人而言,在面對足以碾他們而當葉奇而言,即使再多幾個人,用同樣的逃跑方式,也是跑不掉與之前類似的結果,那位速度能力的黑暗傭兵在一瞬間沖出了五十碼后,被從中一分為二。

  而那位領頭者卻幸運的活了下來!

  并不是因為這位領頭者抵擋了葉奇的劍風,而是葉奇有意為之,故意將【劍風。牙】的軌跡改變了一下,從豎劈,變為了橫削,而且角度放的較低,對準了這位領頭者的膝蓋而去之前,那位德薩議員的話,葉奇可是聽得清清楚楚,對方的女兒還在這些人手中,自然需要留下一個活口來好好詢問一番才對。

  雖然這位領頭者在【劍風。牙】即將臨體的時候,猛的躍向了空中,險之又險的避過了膝蓋這個重要的部位,但是他的右腳卻是依舊被命中了;鮮血飄灑,這位領頭者從空中落下的時候,踉蹌了數下,最終,雖然憑借著一只腳站穩了,但是卻陷入到了最高政府德薩議員的兩個貼身保鏢的夾擊中。

  這兩個貼身保鏢,任何一個單拿出來也有著不次與這位領頭者的實力,而這個時候兩人夾擊,再加上對方還受到了傷勝負自然是早有定論了。

  沒有再多看一眼,已經分出了勝負的戰場,葉奇翻身進入到了暫時關押那位郵差和希克爾的房間中,而在這個時候那位最高政府的德薩議員卻是朗聲的說道:“感謝閣下的相助,如果可以的話,請閣下現身一見…”

  對于這樣的邀請,葉奇想也沒想的就拒絕了如果他此刻現身除去的話,自然會受到對方最為真摯的感謝,但同時的也會在一瞬間進入到所有人的視線中,在這個黑暗傭兵秘密集會,教廷內部分裂,那位宗教裁判所所長圖謀不軌的時候,他這個身份雖然早晚要出現在眾人的眼前,但是現在除去的話,還是早了點。

  至于這位德薩議員的安全?

  經歷了今晚這樣的事情,不用說是一個在最高政府只存在十一位的議員了,哪怕是一個普通人也會提高警惕了;再加上對方議員的身份,只要提高了警惕,那么教廷一方想要再次的暗算對方,可不是那么容易的;更何況在對方得到了自己女兒的下落后。自然會有一場營救的戰斗爆發出來。

  而如果那位宗教裁判所所長派出的人足夠聰明的話。肯定會懂得從中‘順勢而為’;而不是再次做出一次刺殺一次意外的計劃。算得上是天才般的策略,而第二次,那就是蠢材了。

  全部陷入昏,身上多出骨折,臟腑也受到了一定的震;傷勢都較為嚴重,必須要找到地方治療才行…

  進入房間的葉奇查看了一下兩人的傷勢后,立刻,沒有猶豫的。手中就閃爍起了【翠綠之葉】的治療光芒,凝翠的靈光,進入到了兩人的身體中,昏中兩人蒼白的臉色略微的紅暈起來【翠綠之葉】對于這樣的傷勢顯然只能夠起到延緩的作用,想要徹底的治療,必須要找到專業的醫生,尤其是那幾處臟腑的震,如果不妥善處理的話,恐怕兩人得留下后遺癥。

  而對于都德,葉奇并不是非常的熟悉。盡管幾條主要的街道他都能夠記住了,但是在那里尋找一個優秀的醫生。卻不是葉奇能夠知道的;因此,還是詢問兩個本地人比較實在。

  【翠綠之葉】凝翠的光芒消失了,兩人的呼吸也平穩了下來,有著星照級實力的希克爾身體素質明顯比身旁的郵差強了許多,在下一刻就清醒了過來,而看到了面前的葉奇,希克爾不由驚訝的呼道:“芬格?!”

  不過,這聲驚呼并沒有完整的喊出來,就被身上的疼痛變成了一身悶哼口被月輝級的存在狠狠捶了一拳的希克爾,如果不是對方有意抓活的,這個時候的希克爾早就成為了一具尸體了;但就是這樣,希克爾在沒有接受治療前,也不要想大聲說話,除非他早已經無懼生死,并且,不怕疼痛。

  而事實來看,希克爾無懼生死還不一定,但怕疼卻是肯定的了。

  “你傷的很重,雖然我已經給你簡單的治療過了,但那只是暫緩一下傷勢,想要真正的治療還需要一個好的醫生來幫助你們!而這則需要你們自己的能力了!”葉奇說著,就看向了面前的希克爾,問道“我認識你嗎?”

  “不認識,我只是在勞爾的家中看過你的照片!”

  希克爾很誠實的說道。

  “我也是在今天下午勞爾叔叔那里,聽到了你的名字!”

  葉奇這樣的話,令希克爾感覺到一絲訝異,不過,還沒有等到他問,葉奇就解釋起來:“我也沒有見過你;不過,之前那幾個家伙卻在談論你,所以,我就知道是你了!”

  “是你救了我?之前那些人也是你干掉的?既然你能夠對付的了剛才那家伙,那么肯定就是你干掉的!”希克爾驚訝的反問了一句,然后,就語速極快的自問自答起來;接著,這位身負重傷的黑暗傭兵的臉上就出了一抹自嘲的笑容:“想要去救人,卻被人反救,這真是一個驚喜啊!”救人?!

  葉奇詫異的看了對方一眼,心思電轉間就明白是怎么回事了對方,顯然知道有人因為他而要對勞爾的家人不利,所以,才準備出手救人的;想必,旁邊的郵差也是因為這樣的關系,而跟對方走在了一起。

  “難怪勞爾每次提起你,總是表情很奇怪的模樣;原來你早已經…你是獵魔人,還是教廷的人?”希克爾了一口氣后,目光再次的看向了葉奇。

  “獵魔人!”

  這樣不需要隱瞞的問題,葉奇自然會徑直的回答;同時,他提醒著對方:“如果可以的話,請告訴我周圍有哪個你能夠信得過的醫生,你們的傷勢再拖下去的話,會留下終生遺憾的!”

  “獵魔人嗎?原來如此!”自言自語后,苦笑著的希克爾,才說出了一個大致的地方,并且捎帶著那里標志的建筑物:“在這個街區之外,大約七八公里外有個黑市醫生,對方住在這個郊區唯一的一條小型的商業街上;雖然不是最佳的選擇,但是我們別無選擇,不是嗎?”

  雖然希克爾的自言自語中,蘊藏著一些‘人生的故事’,不過,在這個時候葉奇可沒有時間聽取‘人生指明燈’;在希克爾話音剛剛落下后,他就一手一個將兩人拎在了手中,離開了房間,向著希克爾指引的方向奔去。

  …

  “我竟然在月輝級的存在下,逃脫升天,我西倫大爺果然有著非同一般的運氣!”

  在麻藥消退,從昏中醒來之后,這位倒霉的郵差掃了一眼四周的環境,確認自己沒有被綁著,周圍也只有希克爾和葉奇后,立刻發出了一聲驚喜的呼喊聲音中的驚喜不用質疑,那都是對于生的貪戀。

  “混蛋,都是你這個家伙連累我;虧我之前還…混蛋,你要補償我!”

  歡呼聲后,倒霉的郵差徑直將目光盯向了希克爾,大聲的吼了起來。

  ps第二更~~~

  這一章也是定時的,今天頹廢的表哥結婚,所以,只能是熬夜碼好提前定時了…話說,這章直接碼到了凌晨時分啊…早晨四點半,還得開車回老家…真心累…

  感謝nxcx200起點幣的打賞、sdicsn100起點幣的打賞,頹廢在此鞠躬感謝所有支持頹廢的兄弟姐妹~~~(…)
上一章   重生之惡魔獵人   下一章 ( → )
美夢時代重生之征戰歲重生之我的書毒婦從良記重生之風云天重生之少將別廚師的失誤重票房毒藥翻身重生之萌寵貓重生——獨寵
頹廢龍創作的未刪節版《重生之惡魔獵人》是一本深受大家喜歡的小說,本站提供重生之惡魔獵人未刪節免費全文閱讀,重生之惡魔獵人最新章節第一百零七章月夜下的劍風下盡在獨資小說網。重生之惡魔獵人最新章節由書友提供,《重生之惡魔獵人》情節扣人心弦、跌宕起伏。
快乐时时彩哪个平台有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