頹廢龍創作的未刪節《重生之惡魔獵人》是一本深受大家喜歡的作品
獨資小說網
獨資小說網 仙俠小說 競技小說 推理小說 校園小說 玄幻小說 科幻小說 都市小說 經典名著 同人小說 短篇文學 鄉村小說 官場小說
小說排行榜 言情小說 架空小說 軍事小說 耽美小說 歷史小說 穿越小說 靈異小說 重生小說 網游小說 武俠小說 總裁小說 綜合其它
好看的小說 重返樂園 山村老師 上門女婿 愛與哀愁 引牛入室 官路紅顏 漁港春夜 一品亂譚 留守村莊 鄉村禍害 熱門小說 全本小說
獨資小說網 > 重生小說 > 重生之惡魔獵人  作者:頹廢龍 書號:2862  時間:2016-10-8  字數:5847 
上一章   第九十六章 朝陽下的葬禮 下    下一章 ( → )
  啪!庫奇的手掌豎的筆直,成柳葉狀;然后,狠狠的敲打在了葉奇的額頭上,語氣不善的說道:“怎么?你小子準備替自己和你那混蛋老師討個公平?”

  “哎呦!”

  雖然打擊的聲音非常的清脆,但是對于葉奇此刻高達33的體質來說,普通的刀劍砍在身上都不會受傷、疼痛,更何況是這樣普通的沒有用勁的手刀掌擊;不過,葉奇還是低呼了一聲,故作疼痛的自己被打到的額頭——面對這位長輩的時候,即使不疼,也最好表現出疼的架勢來;不然,很可能會在挨上一下;而且,第二下絕對比第一下用勁大數倍;這個可是葉奇數年來的親身體驗后的總結。

  “真是一群狗不通的家伙,你和你的老師是,那些家伙也是!都是一些狗不通的家伙!”庫奇看著著自己額頭的,葉奇,不由沒好氣的說道:“不要以為進入了傳奇之境就了不起了;能夠對你老師說三道四的家伙,即使有差距,也絕對不會比你的老師差到哪里去!你這個小家伙,哪里會是哪些家伙的對手!”

  雖然不客氣,但這話語間,已經充了是長輩對晚輩濃濃的愛護了——葉奇自然不會感覺不到;不過,有些事情,葉奇認為還是搞清楚比較好;因此,他低聲對著自己的這位長輩,說道:“庫奇阿姨,老師或許對這些并不在意;不過,身為弟子,做為老師被攻擊的‘弱點’。我總得明白自己是怎么樣。在誰的口中。成為老師的弱點吧?”

  “然后呢?拎著你的閻魔刀,殺上門去,滅了對方門?”

  庫奇的眼睛一瞪。

  “當然不會,我畢竟不是庫奇阿姨您…呃…您也一定不會這樣做的!”看到走進了一步,又豎起手刀的長輩,葉奇連連擺手,再次快速的解釋起來:“我只是和對方去講講道理,闡述一下他們錯誤的事實!”

  “狗不通!”

  收回了瞪視著葉奇的雙眼。庫奇撇下了一句后,就緊走兩步,從隊伍的末尾,進入到了隊伍的中間;以行動向葉奇表示了自己不回答的立場——對于葉奇剛剛這樣‘我只是和對方去講講道理,闡述一下他們錯誤的事實!’的話語,庫奇是根本不會相信的;雖然并沒有親手撫養葉奇,但是對于葉奇的性格,身為長輩的庫奇可謂是一清二楚。

  謹慎、認真,比她那個弟子不知道強了多少倍;面對家人和朋友,則繼承了獵魔人一系列的優點;而這樣的優點。在任何人看來都是值得學習的;不過,在某些時候。卻不太美妙——例如:葉奇找到了曾經發出了那些言論的人;庫奇敢保證,僅僅需要兩句話,葉奇就得拔刀而上。

  畢竟,對于那些人的秉,她實在是太清楚了——想要讓他們承認自己的錯誤?還不如希望教廷放棄信仰來的實在。

  看來那些人,比現在的我強了不少啊!

  最起碼,庫奇阿姨是這樣認為的!

  看著進入了人群內的長輩,葉奇略微沉了一下,就聳著肩幫跟了上去——他并不打算追問;而且以他這位長輩的脾氣,即使再追問也不會有結果,反而可能會再次的被手刀砸上幾下;更何況,他既然已經進入到了傳奇之境,那么這些事情,自然而然的都會被他知道。

  就如同上層社會內的際圈一般,當你在外圍時,對于里面發生的事情根本兩眼一抹黑,什么都是模模糊糊的;而當你真正的進入到那個圈子時,自然會有人將當下的新鮮事,以及過了很久,但卻依舊令人念念不忘的事情,告知你。

  所以,既然已經有了相應的資格,那么就不要著急,耐心的等待就好——而耐心,恰好是葉奇最不缺的東西之一。

  有圣物之塔塔主和競技之塔塔主帶隊的獵魔人,剛剛離開那個臨時平湊出的帳篷,就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不像是平時深夜后,集市內那毫無一人的情景;在剛剛經歷了一場大戰后,痛失了親人、朋友的千沼區人,全部都坐在自己的樹屋、帳篷前,默默的等待著朝陽升起的那一刻。

  按照千沼區人的傳統,在朝陽升起的那一刻,擺放在那鮮樹枝上的尸體,才能夠得到火化;意味著那些死去的族人會在朝陽升起的那一刻得到升華,伴隨著陽光,進入祖先的居所,庇護著自己的族人——對于,這樣的做法,獵魔人們選擇了尊敬,并且,也依照當地的風俗,將失去了生命的十五位朋友、伙伴放在了那些鮮的樹枝上,與那些死去的千沼區人一起火化。

  而在這之后,則會收斂骨灰和遺物,帶回夏克的獵魔人總部——在中央城堡內,有一處專門存放著這些骨灰和遺物的地方;而他們的名字則會記錄在智慧之塔內的那唯一的特殊的角落,與逝去的獵魔人們先輩的名字并列。

  對于絕大部分都沒有家人的獵魔人們來說,這就是他們最終的歸宿——非常的簡單,但卻意義非凡;因為,每一個新晉的獵魔人都將成為他們的延續;或許對于其他人來說,那只是一個名字,但是對于每一個新晉的獵魔人來說則是崇敬;尤其是當那些遺物中存在武器裝備的時候,重新拿起了先輩獵魔人武器裝備的新晉獵魔人,自然會負擔起一份傳承。

  這樣的傳承不是耀、不是月輝,甚至有時候連星照都算上不上,但對于擔負著這樣傳承的獵魔人來說,卻是遠超耀級一般的寶貴——

  “行走于邊緣的我們,注定了沒有禮贊、榮耀,但是我們并不孤單…”

  “因為我將與你同行,步履蹣跚時。請你放心的抬起手臂;因為。我將攙扶著你前行…”

  “這將是你對我的信任。也是我對你的信任…”

  “長刀利劍的鋒銳,無法阻擋你我的友誼,我們并肩前行,必將達到終點…”

  “我們并肩前行,必將達到終點…”

  由圣物之塔塔主和競技之塔塔主最先開始,然后,更多的獵魔人,包括剛剛跟過來的年輕的獵魔人們。也加入到了其中,低聲的默念著——這并不是悼詞、只是獵魔人之間面臨生死離別時的告別。

  從獵魔人誕生開始,這樣的告別,就一直存在著。

  葉奇可以清楚的看到站在他身旁的一些年輕的獵魔人已經是雙眼泛紅;和他有過數面之緣的有著一頭紅色卷發名叫哆哆。嗎姆的年輕女獵魔人,更是眼淚吧嗒、吧嗒的掉了下來;在她的身旁,那個年輕獵魔人中有著極高聲望的金發女獵魔人,也是在偷偷的擦著眼角——即使是獵魔人,但對于一些十五、六歲的女孩來說,這樣的場合很難控制的住自己。

  當年的我,恐怕比她們都不如吧!

  看著周圍年輕獵魔人悲傷的模樣。葉奇在心底自嘲的一笑——當初,他可是非常清楚記得自己在被自己的老師救了之后。那種驚嚇、狼狽不堪的模樣;雖然沒有被直接嚇得嚎啕大哭,但是那種夜不能寐的情形已經足以令此時的葉奇感到羞澀了。

  當獵魔人的低聲默念響了起來的時候,千沼區人也在集市負責人的帶領下,紛紛的走到了這些完全由鮮樹枝搭建而成的矮臺前——一縷縷一股股,這些千沼區人先是分別站在各自的血親面前,然后開始慢慢的移動著腳步,轉向一旁的伙伴、朋友,期間時不時有人發出了哭聲,雖然很快就被強忍了下來,但是那種泣聲,卻更加的令人感到黯然。

  葉奇在這些人群中看到了曾和他的另外一個身份‘芬格’有著不錯關系的少年:小道格;此刻的小道格一身千沼區人的皮甲與麻布長,絲毫看不出是從夏林區來到這里的富豪少爺,反而像是一個長相清秀的千沼區人;他的眼眶紅腫,臉上還帶著一絲未擦去的淚痕,而且即使此刻,葉奇也能夠看得出,這個緊握著間匕首的少年是在強忍著心中的悲痛,如果周圍不是有著很多人的話,這個少年恐怕早已經哭得泣不成聲了。

  在小道格的身旁,他在千沼區最先結的兩位本地的同齡人,也被一樣的悲傷爬了臉頰——濃濃的,根本無法化開的…

  當遠處,東方出現了一絲明亮的時候,在那位千沼區集市負責人的帶領下,第一火把被拋向了那些完全由樹枝搭成的矮臺,緊接著就是無數的火把劃過了那還不算明亮的夜空,落在了由樹枝搭建而成的矮臺上。

  立刻,橘紅色的火焰就騰空而起,與剛剛從東方升起的朝陽召相呼應著——一縷霧氣不知不覺的出現在了集市前,朦朦朧朧的將火焰和太陽變得都模糊了起來;甚至,連身邊的人也都跟著模糊不清起來。

  而在這模糊不清中,一聲壓抑了許久的哭聲,再也抑制不住的嚎啕起來;緊跟著就是一片同樣哀慟的哭聲——許多的哭聲除了來自千沼區人外,就是年輕的獵魔人發出的;身為長輩的獵魔人們當然分得清楚這是自己晚輩的哭聲,但是卻沒有一個人前去阻攔。

  …

  遠處的林間,有一個存在并沒有加入其中,他只是站在樹下默默地注視著這里發生的一切,哪怕是有著霧氣的阻隔,那銀色的長發依舊閃閃生輝,不由自主的吸引著所有生物的目光,但是那發自心底的寒意,卻令所有被吸引的生物不由自主的停下了腳步,心底無比的忌憚的繞過了這位存在。

  看著遠處那火紅一般的顏色,以及哭得梨花帶雨般的女孩,他的手下意識的握緊,一絲滔天的氣勢不由自主的了出來;然后,下一刻就被警醒的他克制住了,并且馬上準備離開;不過,當感覺到一股熟悉的氣息靠近后,他卻停下了腳步,靜靜的等待對方的到來。

  “你?!”

  葉奇看著面前這個雖然只是長相略微眼。但是波動卻熟悉無比的存在時。忍不住的一怔——在之前的人群中。即使沉浸在悲傷的氛圍中,葉奇依舊是敏銳的感受到了遠處一股是血腥的氣息一閃即逝;當即,以【傳訊術】告知了兩位塔主和自己的長輩庫奇后,葉奇就出現在了這里。

  在靠近到一百碼的盲斗感知范圍內后,那股熟悉的波動,就連葉奇心底一凜——無生命的王者,這位在血族十三氏族內的無冕之王,他自然是再熟悉不過了;尤其是當初。不明不白的贏了對方一局,獲得了‘夏克之龍’的稱號;而這樣的情況,即使葉奇自己想要忘記,對方恐怕也不會忘記。

  畢竟,對方那一動不動的模樣,明顯是在等著他——對此,葉奇只能夠是聳了聳肩,然后,沒有躲閃的了上去;對方傳奇之境強者的身份是毋庸質疑的,甚至非常有可能是最強大的傳奇之境內的強者。

  但是。這并不代表葉奇會躲避對方——身后的兩位塔主,還有他的那位長輩。足以令葉奇有著面對任何存在的底氣;畢竟,即使他的傳奇之境不完全,葉奇也不相信對方可以在幾秒鐘內秒殺掉他;而且,不用幾秒鐘,只要撐上一個瞬間,就足夠身后的兩位塔主和他的那位長輩出現在身旁的了。

  因此,葉奇徑直的按照盲斗感知內的波動出現在了對方的面前,但是當他看到對方的面容后,卻不由自主的呆在那里——無生命王者的波動沒有任何的錯誤,可是那張臉雖然熟悉卻顯得異常的年輕;如果說葉奇記憶中的無生命的王者差不多是三十歲左右的話,那么面前的這張臉就只有十五六歲,并且身體也顯得有些瘦弱。

  但是,那熟悉之極的波動,和對方看待他的眼神,無疑證明著對方就是無生命的王者:阿爾卡特。

  “不愧是洛蘭特劍圣的弟子,成長的速度超出了所有人的預料!”對方率先的開口了,聲音還有著少年人的稚,但是語氣卻是一股成的問道,令葉奇感覺到了一絲濃濃的怪異感,不由的說道:“阿爾卡特閣下此刻的模樣,也出乎了我的預料!”

  “獵魔人可以和黑暗生物共存嗎?”

  突兀的,沒有任何的預兆無生命王者猛的問出了這樣一句話。

  “面對不會破壞的黑暗生物,獵魔人大部分的時候,不會選擇出手!”

  微微一怔后,不明白對方為什么這樣問的葉奇,只能是按照現有的情況說道——對于一些‘無害’并且‘安守本分’的黑暗生物來說,大部分的獵魔人并不會主動的攻擊對方;當然,這樣的黑暗生物實在是少到了忽略不計;按照葉奇聽聞過,也不過只有五六例罷了;而且這還是加上了投靠他的塔克。梵卓這支血族和羅斯這支小部落的狼人。

  “是嗎?”

  這樣的反問后,無生命王者就直接的陷入到了長時間的沉默中,哪怕是以葉奇的耐心都感到有些不耐的時候,對方這才再次的說道:“轉告薇…哆哆一句,就說卡特需要辦一些事情;需要一些時間再回來找她;不過,卡特向她保證,這個時間會很快的!”

  說完,這位無生命的王者的就徑直的化作了一片蝙蝠鉆井到了茂密的樹林中,很快就消失的不見蹤影;只留下微皺著眉頭的葉奇,站在原地——

  無生命的王者竟然會在乎一個女獵魔人…

  這樣的說法,如果是在平里被別人告訴他的話,葉奇一定會不在意的當做一個笑話聽;不過,剛剛可是他親眼所見——當說出‘哆哆’這個名字的時候,這位無生命王者臉上的神色他實在是太熟悉了,在看到女騎兵長時,他也會出同樣的神色來。

  難道…

  可是這…即使是以葉奇的冷靜和善于思考,這個時候的腦子也不由的變得有些不夠用起來。

  “葉、葉!”

  直到從遠處傳來了夏克之拳的喊聲,葉奇才從那根本理不出頭緒的思考中回過了神;轉過身看著剛剛還一副背上模樣,但此刻又變得活力充沛的伊妮德,葉奇不由微微的一笑——也只有這種馬虎的性格,才能夠令面前的女獵魔人可以肆無忌憚的去挑戰任何的強者;換做其他人,早就被那無數的挑戰折磨的殫竭慮,不成人樣了;哪還有工夫去繼續挑戰。

  “怎么了?”

  葉奇看著一蹦一跳到面前的女獵魔人,徑直的問道。

  “大家都已經散去了,準備開始休整后,就要重新啟程了;老師讓我找你回去!”

  夏克之拳如是說道。

  第二更~~~今天又是一天的雨…頹廢穿上長袖長了…

  感謝四海飄泊的子200起點幣的打賞、六月雪4200起點幣的打賞、turtle0920 200起點幣的打賞、nxcx200起點幣的打賞、sdicsn100起點幣的打賞、大醇小疵100起點幣的打賞、沉寂之森100起點幣的打賞、星空的物語100起點幣的打賞~~~頹廢在此鞠躬感謝所有支持頹廢的兄弟姐妹~~~
上一章   重生之惡魔獵人   下一章 ( → )
美夢時代重生之征戰歲重生之我的書毒婦從良記重生之風云天重生之少將別廚師的失誤重票房毒藥翻身重生之萌寵貓重生——獨寵
頹廢龍創作的未刪節版《重生之惡魔獵人》是一本深受大家喜歡的小說,本站提供重生之惡魔獵人未刪節免費全文閱讀,重生之惡魔獵人最新章節第九十六章朝下的葬禮下盡在獨資小說網。重生之惡魔獵人最新章節由書友提供,《重生之惡魔獵人》情節扣人心弦、跌宕起伏。
快乐时时彩哪个平台有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