頹廢龍創作的未刪節《重生之惡魔獵人》是一本深受大家喜歡的作品
獨資小說網
獨資小說網 仙俠小說 競技小說 推理小說 校園小說 玄幻小說 科幻小說 都市小說 經典名著 同人小說 短篇文學 鄉村小說 官場小說
小說排行榜 言情小說 架空小說 軍事小說 耽美小說 歷史小說 穿越小說 靈異小說 重生小說 網游小說 武俠小說 總裁小說 綜合其它
好看的小說 重返樂園 山村老師 上門女婿 愛與哀愁 引牛入室 官路紅顏 漁港春夜 一品亂譚 留守村莊 鄉村禍害 熱門小說 全本小說
獨資小說網 > 重生小說 > 重生之惡魔獵人  作者:頹廢龍 書號:2862  時間:2016-10-8  字數:5680 
上一章   第二十九章 應對 上    下一章 ( → )
  “可以換一個的方法嗎?”

  聽到了霍克的回答,頓了頓,赫瑟爾不由再次的苦笑起來。

  “這是目前最為簡單,并且有效的解決方式!”

  推了一下鼻梁上的眼鏡,霍克十分篤定的回答著;不過,看著赫瑟爾苦笑的面容,這位護塔者并沒有如同之前般出言糾正這樣的‘工作態度’——對于六塔之主之間的一些關系,一些資歷深厚的護塔者是非常清楚的;這六位站在洛蘭特頂端的存在,其關系并不如外界猜測的那樣和睦,尤其是其中的幾位因為理念的緣故,雖然并不會有內這樣令人堪憂的事情發生,但是也不要指望每下午茶時間會有一個其樂融融的聚會。

  而霍克做為月夜之塔的護塔者,對于其中的一些事情可是非常的清楚;尤其是當時因為葉奇的關系,圣物之塔塔主與智慧之塔塔主兩位的針鋒相對,更是幾乎所有護塔者都知道的事情——雖然最后在雙方的克制中并沒有出現什么不可收場的事情,但是智慧之塔塔主可是將除去一層的圖書室外所有的地方都關閉了,就連一些重大之極的事情也需要提前的通知才會到場,不然,根本不會出現。

  “赫瑟爾大人如果您不方便,我可以代替您前去!”霍克如此說道。

  做為月夜之塔的護塔者,霍克非常的清楚自己沒有任何資格去評價另外一位塔主的做法,但是這并不代表,他會懼怕任何一位塔主因為不公而爆發的威嚴——對于當初的事情,他之所以堅定的站在了圣物之塔塔主的身后,就是因為那些事情早已經超出了他秉承的‘一絲不茍’的底線。

  因此,在這個時候,看著為難的赫瑟爾,這位資歷深厚的護塔者,徑直的說道——仿佛是根本與對方沒有任何的矛盾一般;而這卻讓赫瑟爾的苦笑又濃重了一分,這位月夜之塔塔主非常的明白。以霍克的‘一絲不茍’即使明白了這樣的矛盾,依舊會難而上;這樣的性格無疑是值得推崇的,但當面對的是那位對象時,他卻不得不阻止。

  畢竟,與他同為六塔之主。霍克想要見到的那位。可從來都不是什么心開闊的人;甚至稱得上是狹隘——當初對于葉奇的態度,只要是一個知道來龍去脈的人,就能夠看得出對方真正的心思;雖然有著愛之深恨之切的說法,但是面對對方的弟子。卻也這樣的為難,實在是令人有點無法接受;也正因為如此,他的那位老友才會憤怒不已的找到了對方,經行了一次‘商談’。

  而在那次不為人知的‘商談’中,包括與對方私很好的荊棘之塔塔主都站在了他們這邊。以三比一,競技之塔與決策之塔兩位不在夏克視為棄權的情況下,重新制定了代理會長的人選——‘荊棘之塔的黑暗與哀嚎,更加的適合我!’莫德雷德非常明確的放棄了代理會長的職位,而他的那位老友更是以‘愛喝酒的我怎么可能勝任得了這樣重要的職位?一定會誤事的!’這樣的理由將整個獵魔人總部的一切事宜丟給了他。

  而他這個獵魔人總部內最年長的,早已經退休的人不得不再次重新面對繁重的事物,以及之后一些列的爛攤子——智慧之塔塔主的做法,顯然是不在參與任何有關于獵魔人總部以及各地分會的管理,而那些直屬于智慧之塔的護塔者。也紛紛的回到了智慧之塔內,和自己的那位塔主一樣,開始了閉門不出。

  這樣的做法,自然是令他頭疼了許久,甚至是不眠不休的調派。才穩定了因為智慧之塔的護塔者們離去后混亂的局面——不過,相較于這些護塔者,他們擁護的那位塔主,才是令赫瑟爾真正頭疼的存在;尤其是一想到一會又要和對方見面。這位獵魔人總部的最長者就不由一扶自己已經開始痛的太陽

  “你先去處理支援的事情!”頓了頓,站起身的赫瑟爾緩緩的說道:“培德南格那里。我會親自前去的!”

  “明白了,大人!”

  霍克點了點頭后,立刻轉身向著門外走去。

  …

  踏踏踏…

  不引人注意,只是與看守圖書館的兩位護塔者頷首示意后,赫瑟爾穿過一層的圖書館徑直的向著三層走去——夏克中央城堡的六塔,雖然高度直徑都一樣,但是卻不論內外卻都有著各自的特點;像是競技之塔這樣的地方,就是上中下三層,以結實耐用為主,并且裝飾的物品也大都是一些武器、盔甲;因此,獵魔人的比斗、見習使徒的比斗,已經一些重要的場合,這里都是主會場;競技之塔自然也是名至實歸。

  而智慧之塔的最下面兩層都是以各種的藏書為主,一層徑直的對外開放,二層則需要使徒的身份才能夠進入,而在二層的一些地方除去使徒的身份外,還需要各種的證明才能夠翻閱;因此,智慧之塔也會被眾多的獵魔人,稱之為圖室——所以,拋開了最下面的兩層外,第三層到第五層才是智慧之塔擁有的地方。

  “赫瑟爾大人!”

  從二層通往三層的階梯上,兩位護塔者分左右站在那里,看到出現的月夜之塔塔主后,紛紛的行禮——對于自家塔主與幾位塔主的關系,這些護塔者十分的清楚,但是這并不能夠阻止這些基本都是獵魔人出身的護塔者對于其它幾位塔主的尊敬,尤其是面前這位獵魔人總部的最長者;畢竟,理念不合只是理念不合,但卻無法成為蔑視對方的理由。

  行禮完畢后,一位護塔者徑直的轉身進入到了通往智慧之塔內部的樓梯;兩位護塔者非常的清楚這位獵魔人總部的最長者可不是來找他們的——護塔者是由每一位塔主邀請而成的;因此,能夠成為智慧之塔的護塔者,自然得先獲得培德南格這位眼光挑剔的塔主的賞識才行;而能夠被培德南格這樣的人賞識的人,又怎么會沒有一些能力?不用說這樣只是憑借著眼力完成的一些小事,即使是成為一個地區的分會長,也是輕而易舉的。

  在另外一位護塔者的示意中,赫瑟爾站在了臺階下,靜靜的等待著——從二層藏書室通往三層的樓梯,位于整個藏書室偏北面的一角,并且被一各個高大之極的書架所遮擋著。如果不走到近前,并且擁有一定的觀察力的話,是根本不會發現在書架后還有一段通往更高處的樓梯。

  總是需要掩飾來讓自己不被他人看破嗎…

  如果你不是這樣的掩飾,或許就不會成為現在的模樣;老約翰那個家伙啊!

  掃了一眼周圍的布置,赫瑟爾不由在心底微微嘆了口氣。然后閉起了雙眼。開始默默的等待起來——事情已經發生,任何的惋惜和感嘆,都不能夠挽回一切;雖然對于即將要見到的這位因為老約翰的緣故才加入到獵魔人總部的女子,感到非常的可惜。但是身為局外人,赫瑟爾非常的明白,自己應該做什么;并不是所有的事情,都可以去伸手幫忙的;最起碼,感情上的事情。局外人就要有局外人的態度,不然只會越幫越

  “赫瑟爾大人,塔主請您上去!”

  沖著重新回來的那位護塔者微笑的點了點頭,赫瑟爾徑直的向著智慧之塔的最高層走去——那里是培德南格的書房,也是對方接待‘客人’的地方;雖然整個書房與最高層的面積極為的不相符,但是任何一個人都不敢對于那位所在的書房之外的其它區域有覬覦之心,哪怕是他那位最好奇的老友,也不敢升起任何的好奇心。

  畢竟,理念不合還有著調和關系的余地。可一旦觸碰到底線的話,那么一切的一切都將成為泡影;甚至是不死不休——對于這樣的情況,每一位塔主都是十分明白的,并且,默默遵守著。

  站在書房門前的諾法依舊冷著一張根本沒有其它表情的臉。看到走來的赫瑟爾也不為所動,只是打開了書房的門,然后就站在門前,沒有了其它的動作;宛如一個酒店門前不稱職的門童般——對此。赫瑟爾又一次的在心底無奈的苦笑了一下;諾法做為獵魔人總部著重培養的下一代,除去使徒的身份。更多的是對方表現出的優秀能力;但是隨著對方老師的‘卸任’,這位年輕人也跟在自己老師的身后回到了智慧之塔中。

  無數的獵魔人為之惋惜,但是卻沒有一個人反對——獵魔人中老師與弟子的感情,沒有誰是比身為獵魔人的他們更加明白的;因此,哪怕是赫瑟爾等絕對高層,都無法挽留對方。

  再次帶著和藹的笑容,向著冷著臉的諾法打過招呼后,赫瑟爾緩步的進入到了書房內,在他的身后書房的門被緩緩的關上——除去一扇掛著紗簾的落地窗外,整個書房的布局與月夜之塔差不多,看著端坐于書桌后捧著一本足有成人拳頭厚度書籍的培德南格,赫瑟爾走到了書桌前,輕輕的敲打了下桌面。

  梆、梆…

  “有什么事情就直接說,不要隨意的碰到我的東西!”

  連頭也沒抬的培德南格徑直的回應著赫瑟爾。

  “這個書桌,當年是從我那里搬來的吧?千沼區那里有麻煩了!”

  才開了個頭,就看到對方不耐的挑起了眉頭,赫瑟爾立刻進入到了正題中——之所以還能夠被對方‘允許’進入智慧之塔為數不多的人,正是因為赫瑟爾明白在對方面前說些什么才不會被對方拉入到拒絕‘接見’的黑名單中;例如:在對方直接明確的表示后,那么不要猶豫,直接說出自己想要問的;不然,一旦消磨了對方的耐心,就沒有任何機會再次的提問。

  培德南格的耐心,在某些時候,簡直連一個孩子都不如——這是所有知培德南格的人,對于智慧之塔塔主的評價。

  “教廷重新進入到了千沼區,但是我們卻搞不清楚對方究竟要干什么!”在培德南格做了一個繼續說下去的手勢后,赫瑟爾立刻將知道的一切,都說了出來:“布蘭克和葉奇都在那里,還有扎卡,他們三人已經分頭尋找線索了;不過,效果卻不大!”

  雖然他的老友和葉奇對于面前的人來說,都不是什么值得記憶的人,尤其是葉奇;做為之前獵魔人總部代理會長替的起因。如果有可能的話,赫瑟爾絕對不想在對方的面前提起,但是他同樣的知道,面對對方,任何的隱瞞都是隨時被看穿的‘把戲’;與其在事后惹起對方的怒火。還不如現在就坦言相告——雖然。這樣的情況依舊會令對方感到不快。

  啪!在聽到了葉奇的名字后,培德南格徑直的合上了面前的書,那響聲足以令人懷疑,她手中的書是否能夠繼續完整的閱讀下去——抬起了頭。如星辰般的雙眸徑直的看向了赫瑟爾,哪怕是月夜之塔的塔主面對這仿佛能夠徹一切的眼睛,也感到了些許的不自然;事實上,大部分的人不愿意站在對方的面前,這雙好似星辰。猶如看透萬物的眼睛,絕對在其中起了絕大多數的作用。

  畢竟,不論是誰,都沒有仿佛是心底的秘密全部的被看透,光溜溜、一絲不掛般站在別人面前的習慣——哪怕對方事實上并沒有這樣的能力而是另外一種被人誤會的、類似的能力,但是這依舊無法改變對方那種仿佛看透了一切的雙眼;雖然如果認真的來說,從某種意義上這是一個事實。

  “噢,我們的雛龍又干了什么事情?令他的幾個‘保姆’,如此的擔憂?”雖然語氣中包含著譏諷。但是培德南格的話語卻是直指事情的要點;而對此本就沒有打算隱瞞的赫瑟爾,徑直的無視了那些譏諷,當即說道:“特里被葉奇斬殺了!”

  “特里?一個自以為是的小丑罷了!殺了就殺了!”培德南格說著令面前的長者感到萬分無奈的話:“不過,說真的,我們的雛龍這次干的不錯!如果。哪一天獨自一個人沖上神山的話,那么他才算是真正的成長了!畢竟,師徒之間,不是要青出于藍而勝于藍…”

  “培德南格。請不要說這些令我這個老頭子心臟不堪重負的話!”苦笑著的赫瑟爾,立刻阻止了培德南格還要繼續的話語:“老約翰的那次已經令我膽戰心驚了。如果再來一次的話,我的生命恐怕都要在驚嚇中走到盡頭了!”

  “放心吧,你的生命線足夠的長,長到了足以令某些存在,羨慕道發瘋的程度!”培德南格瞇起了那璀璨的雙眼,忽然說出了令月夜之塔塔主心驚跳的話來:“而且,面對這樣的盛況,上一次沒有參與;這一次即使不參加,也要在一旁觀戰的啊!”“培德南格,你、你是不是…”

  月夜之塔塔主的聲音都忍不住的顫起來,垂到前的胡子更是一抖一抖的,他的雙眼中有著掩飾不住的驚駭——如果這是真的話,那么、那么…

  頓時,這位月夜之塔塔主就陷入到了不安的沉思中。

  “我什么都沒說!”帶著一聲輕笑,培德南格再次的翻開了面前的書,同時聲音顯得有些飄忽起來:“去北面,在千沼區的北面有著教廷要找的東西!”

  在這樣回答中回過神的赫瑟爾瞥到了對方額頭上那充斥著神秘氣息猶如水一般的紋身一閃即逝的藍色光芒;當即,就站了起來。

  “再一次的感謝你,培德南格!”

  月夜之塔塔主由衷的感謝道。

  “為什么要感謝?我只是好奇那只雛龍接下來會怎么做而已。”

  培德南格的語氣,令月夜之塔塔主一怔,然后苦笑的向著書房外面走去——恐怕是想要看那只‘老龍’怎么做才對吧?

  這樣的念頭瞬間就在月夜之塔塔主的心底升起。

  “將你此刻心底的念頭給我扼殺在搖籃中,不然以后再也不要想進入到我的智慧之塔!”

  明顯趨于清冷的聲音,讓心底感嘆的月夜之塔塔主,加快了離開的步伐;在對方明顯要生氣的情況下,還能夠站在對方面前不走的人,除去那個‘老龍’外,他可做不到!

  除去無法探測到與自己命運相連的人,其它的一切都猶如書籍一般呈現在面前;這樣的能力,真是令人感到恐懼啊!

  但是也很悲哀啊!

  看著重新關閉的書房,月夜之塔塔主深知對方心底在想著什么;當即,再次嘆了口氣,搖了搖頭向著塔外走去——在這樣的事情上,身為局外人的他,有心無力。

  ps第一更~~~

  頹廢這感冒總算是在睡眠+藥的雙重療法下,退卻了啊!病來如山倒~各位也要注意身體啊~

  w
上一章   重生之惡魔獵人   下一章 ( → )
美夢時代重生之征戰歲重生之我的書毒婦從良記重生之風云天重生之少將別廚師的失誤重票房毒藥翻身重生之萌寵貓重生——獨寵
頹廢龍創作的未刪節版《重生之惡魔獵人》是一本深受大家喜歡的小說,本站提供重生之惡魔獵人未刪節免費全文閱讀,重生之惡魔獵人最新章節第二十九章應對上盡在獨資小說網。重生之惡魔獵人最新章節由書友提供,《重生之惡魔獵人》情節扣人心弦、跌宕起伏。
快乐时时彩哪个平台有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