頹廢龍創作的未刪節《重生之惡魔獵人》是一本深受大家喜歡的作品
獨資小說網
獨資小說網 仙俠小說 競技小說 推理小說 校園小說 玄幻小說 科幻小說 都市小說 經典名著 同人小說 短篇文學 鄉村小說 官場小說
小說排行榜 言情小說 架空小說 軍事小說 耽美小說 歷史小說 穿越小說 靈異小說 重生小說 網游小說 武俠小說 總裁小說 綜合其它
好看的小說 重返樂園 山村老師 上門女婿 愛與哀愁 引牛入室 官路紅顏 漁港春夜 一品亂譚 留守村莊 鄉村禍害 熱門小說 全本小說
獨資小說網 > 重生小說 > 重生之惡魔獵人  作者:頹廢龍 書號:2862  時間:2016-10-8  字數:5836 
上一章   第九章 布置 上    下一章 ( → )
  不同于獵魔人的晝伏夜出,雇傭兵的生活習慣如同他們的行為準則一般,都是那樣的混亂無章的;因此,在雇傭兵的聚集地內,看到有人大早晨的喝酒并不是什么稀奇的;因為,大多數的雇傭兵總是會沉溺與酒中,這些大早上就開懷暢飲的人,有可能他昨晚,甚至更早的時候,就已經保持著這樣的狀態——一直到身上的金普頓全部花完,被酒保扔到街上,這對于雇傭兵來說實在是家常便飯。

  當然了,單獨的飲酒,絕對不是雇傭兵們追求的——那種寥寂、淡雅的喝酒方式絕對不符合雇傭兵的風格,他們喜歡在喝酒時大喊大叫,任何的話題都能夠令他們高喊著將面前的酒杯清空;而這些話題中,無疑有兩樣,是令他們這些雇傭兵最興奮的:女人和金普頓。

  前者,只要是個正常的男人就感興趣,尤其是像雇傭兵這樣以生命為代價的職業,更是如此——雖然不能夠有準確無比的統計,但是大部分的人都知道,雇傭兵一身所掙取的金普頓,除去酒外,其余的全部花費在了女人的身上;對此,葉奇并沒有任何的鄙夷,甚至非常的理解;畢竟,在某些時候獵魔人也是同樣的做法;在邊緣游走,如果沒有一個正確的發渠道,那么不用敵人,自己就會直接的崩潰掉。

  而對于一個正常的男人來說,煙、酒和女人,無疑就是最好的發渠道——雖然這樣說。顯得對于女士們有些不尊重,但是事實卻是如此。

  不過,對于金普頓,獵魔人與雇傭兵卻有著截然不同的理念;獵魔人需要金普頓,但是絕對只是為了生活,而且肯定不會不擇手段;而雇傭兵卻是為了金普頓,可以出賣靈魂的存在;最起碼,當他手中裝了金普頓的錢袋落在吧臺上,發出了清脆的聲音時,整個小酒吧內人的目光都集中到了錢袋子上——那種視線灼熱且包含貪婪。

  對此。葉奇根本沒有在意,甚至是面帶微笑;因為,這正是他想要的效果;尤其是此刻打著請喝酒而湊過來的雇傭兵,更是他最為想要的配角——沒有對方的配合,他又怎么能夠將他‘所知道的一切’傳播出去呢?畢竟,即使再見錢眼開雇傭兵,也不會理會一個自言自語的瘋子的!

  因此,哪怕是知道面前這個帶著看似友好笑容的雇傭兵的不懷好意,葉奇也選擇了原諒對方——龍舌蘭已經是面前這個小酒吧最好的酒了,無疑之后那個最好是多余的;而且。之前在進入這個雇傭兵聚集的小酒吧時,葉奇已經將整個小酒吧的一切都用眼睛掃了一遍。雖然只是匆匆一瞥,但是葉奇卻非常清楚的記得面前這位之前的桌上擺著的也不過就是一杯廉價的麥酒;在自己還喝著廉價的麥酒,哪怕是為了打聽消息,卻請人喝一杯龍舌蘭,這樣的事情即使是一個普通人也能夠看得出古怪。

  當然,最重要的是,葉奇清楚的看到了面前這位雇傭兵對酒保打出的手勢——能夠成為雇傭兵聚集的酒吧,其本身的存在就已經算得上是一種證明;不然,任何一個喝醉的傭兵發起瘋來都能夠令所在的酒吧一晚上。甚至一周的生意報銷;而如果發生火拼的話,一個月或者數個月白干也不是不可能;而且,任何一顆飛來的子彈,都會危機到自身的生命;因此,當有一個或者某個組織不擔心這些麻煩,為雇傭兵們提供了聚集的場所;顯然,這個人或者組織是不能招惹的。

  雖然雇傭兵之間并沒有如同向獵魔人一般的獵魔人分會、總部這樣較為正式的劃分。但是他們的聚集地無疑就是他們接受任務、委托的地方,而這各個地方的聚集地卻是不一樣的——據葉奇所知塔林的雇傭兵聚集地,就集中在幾個黑。幫的合作管理下,而夏林區的雇傭兵聚集地。則是一幫富商和政客們合辦的;當然了,在夏克或者圣林區,卻是根本不存在這樣的聚集地。

  至于千沼區這個集市內的雇傭兵聚集地是由誰管理的,葉奇并不清楚,但是卻也可以猜測出一二——千沼區本地人的傳統,令他們是不會參與到這樣的組織中,而除去千沼區本地人,千沼區人數最多的無疑就是三大特色內的‘通緝犯’們了;就如同他昨晚見到的那些已經形成了組織的‘通緝犯’一樣;最早來到千沼區的‘通緝犯’,也是同樣的情形;不過,卻比他昨晚見到的那些組織要強大、嚴密無數倍。

  雖然并沒有詳細的詢問過這方面的情況,但是上次來到千沼區尋找魔女的下落時,他雇的那位導游歐爾可是給他詳細的說過一些這方面的事——同千沼區本地人的村落一樣,這些最早來到千沼區的‘通緝犯’們也建立了自己的村落;雖然與千沼區本地人并沒有更深入的如聯姻之類的關系,但是雙方還是有著一些物資貿易上的來往;畢竟,千沼區的大環境早已經限制了在這里討生活的人,不論是本地還是外來者,都要齊心協力才可以。

  當時在尋找時,進入過的一個存在,所有人都表現出了對于歐爾的;當時的葉奇和小個子等人都以為這又是一個千沼區本地人的村落;直到歐爾給他們介紹后,才明白,他們身處的竟然是一個‘通緝犯’村落——葉奇非常的可以肯定,如果不是歐爾明說的話,他也無法發現其中的貓膩;畢竟,十年、百年以上的潛移默化,將這些‘通緝犯’們早已變得和千沼區本地人一樣了;除去生活習慣上略有差異外,任何一個外人看到這些人,也只會當做是千沼區本地人。

  但是,有了偶爾提醒后的葉奇卻看出來一些不同來;那些年長的還好。那些年輕的每一個無不是氣息彪悍,面帶兇狠;哪怕是和歐爾談話時,也時不時的挑釁一下——有了這樣的存在,再加上與千沼區本地人的關系,那么在這集市里多出一個雇傭兵聚集地的小酒吧也就情有可原了;而很顯然的,這樣存在建立起的雇傭兵聚集地的混亂程度可想而知,或許有人不敢在酒吧里鬧事,但是‘欺負’一下外人還是非常愜意的;尤其是當這個外來者,還剛剛發了一筆橫財,一副爆發戶般惹人討厭的嘴臉時。

  啪!清脆的帶著劃動聲。又一杯龍舌蘭出現在了葉奇的面前,一樣的酒、一樣令人沉醉的味道;不過,在場的雇傭兵們卻紛紛表現出了不懷好意的笑容,哪怕這種笑容和隱蔽,但是依舊被葉奇看在了眼底——看來并不是第一次這樣干了?已經是能生巧了吧?

  葉奇發出了這樣的感嘆;事實上,在千沼區的雇傭兵聚集地內,外來的雇傭兵所面臨的第一項難關,并不是千沼區惡劣的環境或者那所謂的三大特色,而是他們的同行——獵魔人之間都有著生死擂做為最終的解決矛盾的方式。更加不用說雇傭兵與雇傭兵之間了,背后捅刀子都是家常便飯。

  因此。每一個外來者都需要自己敏銳的雙眼分辨出哪一個是好,哪一個是壞;盡管大部分都是后者,但也不排除前者的存在;例如:之前與葉奇同行的愛德華;不過,大部分的人都沒有聽從愛德華的警告;畢竟,如果你聽從了一個‘膽小鬼’‘懦夫’的警告,那么你算什么?豈不是比‘膽小鬼’‘懦夫’都不如;這對于以勇武做為某方面主要鑒定的雇傭兵來說,可是比殺了他們都難受;所以,大部分外來的雇傭兵哪怕明知道不對,也會依舊一頭扎進去。

  當然了。到時候后悔,也是悔之晚矣了——雖然不會真正的喪命,但是一身裝備被扒光,對于一個依靠裝備來完成任務的雇傭兵來說,可是比死都難受的事;因為,這意味著他們需要從頭開始,甚至連以往都毫不在意的任務與仇家。都要小心翼翼起來。

  “看來今天是我的幸運,不僅有人給送金普頓,還有人請喝酒吶!”葉奇一把扯開了上衣的扣子,如同其它的雇傭兵一般出了結實的肌后。大聲的笑了起來:“看來千沼區是一個好地方!”

  “你之前碰到了什么好事啊?”

  不懷好意的雇傭兵并沒有去看那杯有問題的龍舌蘭,而是徑直的追問道,就好像是有著無盡的好奇心般——無疑,這個家伙已經是一個老手了,懂得該怎么掩飾自己的真實目的;或許他對于葉奇口中的幸運的事情有著好奇,但是相較于此刻已經擺到了桌子上的金普頓來說,那一絲絲的好奇又算得了什么?對于雇傭兵來說,眼前的利益,才是最重要的!

  “嘿嘿,有兩伙人火拼,而且還有一個和我們一樣的家伙接受了類似‘支援’的任務;不過,那家伙的本事太差;如果不是我的幫助,他早就玩完了;因此,那個家伙十分慷慨的將任務賞金的一半送到了我的懷里!”

  對方的配合,葉奇怎么會不好好的利用一下,當即他就夸夸其談起來;將他口中的那個家伙愛德華描述的越發的卑微、猥瑣甚至是微不足道;而對于自己則是英明神武,強大無比——而對此,在場所有的傭兵都在心底發出了不屑的笑榮;來到千沼區的雇傭兵,大致可以分為兩種,一類是為了獲得更高的賞金、更多的金普頓而來,另一類則是在原本的地方實在混不下去了,來千沼區碰碰運氣!

  而無疑的,此刻葉奇就成為了傭兵們眼中的蠢貨;尤其是在葉奇詳細的描述出來愛德華的身型樣貌后,所有的傭兵對于葉奇是越發的不屑起來——從一個‘膽小鬼’‘懦夫’的手中搶來的賞金有什么可夸耀的?由此看來,這個家伙也就和愛德華那家伙差不多!

  一旦這樣的想法出現,之前幾個有些猶豫的傭兵們就變得萬分的后悔起來——相較于實力強大的傭兵,他們無疑更加的喜歡這一類在原本的地方實在混不下去了。來千沼區碰碰運氣的蠢貨;畢竟,前者還可能會遭到報復,而后者則會為他們的生活添加更多的樂趣;就如同那個‘膽小鬼’一樣。

  無疑,這些傭兵們的后悔的模樣,被那個坐到了吧臺旁,不懷好意的傭兵看到了眼里——傭兵中可沒有‘排隊’或者‘守秩序’這樣的職業道德;先下手為強才是他們喜歡的;因此,哪怕他已經坐到了這里,但是吧臺上那個裝了金普頓的錢袋子,最終的歸屬還不一定是誰。

  該死的家伙,趕緊把那酒喝了!

  盡管周圍其它傭兵的虎視眈眈。已經讓這個不懷好意的傭兵有些焦急起來,但他的表面并沒有表現出來,還是如同剛出現時一樣,面帶微笑;不過,話語卻有了一點變化:“這樣嗎?那真是不錯的運氣啊!來,讓我們干一杯!”

  無疑,最后一句話,才是這個不懷好意傭兵想要說的重點——因此,看到葉奇的手伸向了那個加料的龍舌蘭后。立刻一抹喜從這個不懷好意的傭兵眼中閃過;甚至,他的手都不由自主的放到了吧臺上。向著那個是金普頓的錢袋子,挪近了一點距離;顯然,這個不懷好意的傭兵已經做好了,葉奇一喝下加料的龍舌蘭后,自己就拿起錢袋子揣到自己懷里的打算。

  雖然,雇傭兵間沒有什么規矩,背后捅刀子也是常事,但是在這個酒吧里,他卻可以保證自己的‘安全’;或許會付出一點代價。但是對于收獲來說也就不算什么了;畢竟,這全部都是白來的——抱著這樣打算的不懷好意的傭兵,幾乎都要笑出來了;看著那錢袋的分量,最起碼,他幾個月內是不用發愁自己的生計了。

  因此,當這位不懷好意的傭兵看到了葉奇端起杯子,但一口沒喝。又放到了吧臺上的時候,他差點大罵起來;看著原本看笑呵呵的葉奇,突然變得一副憂愁,甚至是驚恐的模樣。這個心為了‘自己’錢袋子著想的傭兵,甚至恨不得將葉奇的嘴扒開,將酒給對方灌進去。

  “雖然這次是幸運的,但是我發誓以后我絕對不想碰到這樣的事情!”仿佛是想到了什么恐怖的事情,葉奇的聲音忽然變低了:“不論是那個家伙的飛刀,還是扭脖子如同殺般簡單的家伙我都不是對手,但卻被對方一個人就那樣的干掉了!嗯,非常的輕松,不比將一個毫無防備的女人推到上困難多少…”

  飛刀?

  扭脖子?

  葉奇嘴中吐出的消息,令之前蠢蠢動且都是抱著看笑話的雇傭兵們紛紛的一愣——顯然做為千沼區地下世界的兩位過去式的頭領,兩人的名氣還是有一些的;最起碼,葉奇只是略微的提到了一點,這些雇傭兵的心底就已經有了答案;對此,葉奇并不感到意外;畢竟,教廷能夠找到這兩個已經是過去式的頭領,就已經說明了一些問題。

  “唔,那兩個人長什么樣?”

  那個將心神全部放在錢袋子上的雇傭兵,這時候也回過了神,下意識的對著葉奇問道。

  “用飛刀的那個長相很普通,身材也很普通,應該是之前干過殺手;那家伙從我身旁走過的時候,我的汗都立起來了;至于另外一個則非常的高大健壯,只是脾氣不怎么好;我懷疑這個家伙是巨怪的親戚!”按照兩個已經是過去式的頭領的形象,葉奇緩緩的說道:“但就是這樣的兩個我望塵莫及的家伙,還帶著一大幫手下,卻被一個人給搞掉了!”

  “一個人?”

  “真的是一個人?”

  “那你是怎么活下來的?”

  …

  酒吧內立刻響起了雇傭兵們的疑惑聲。

  “我最擅長的可就是躲避和擊!尤其是前者,那個叫愛德華的好心人都承認,他不是我的對手!”

  “愛德華都承認在躲避方面不是對手?”

  葉奇這樣的回答立刻引起了更大的喧鬧聲——雖然瘦小傭兵的名聲不怎么樣,但是對方尋蹤覓跡的本事,在千沼區的傭兵間卻是相當有名望的;竟然,還有他發現不了的人,那么這個躲藏起來的人,潛行的技巧得有多么的強大?

  “當然,不行的話,你們可以去問問他!”說到這的葉奇,不由自主的拔高了聲音,猶如是被懷疑好的憤怒一般,大聲的喊道:“就因為這樣,那個家伙到現在還神魂落魄的;連我請一杯的建議都拒絕了!”

  “好像是真的!”

  “我之前看到愛德華那家伙,真的像是死了爹娘的模樣!”

  進入集市后的葉奇兩人,并沒有隱藏行蹤;尤其是站到著小酒吧前時,一些眼尖的傭兵通過門看到外面的情況并不是什么難事。

  在這些傭兵確認了葉奇的話后,立刻心底泛起了嘀咕——這家伙好像有點強啊,潛行和擊;背后放黑的話…

  下意識的,不少動歪腦筋的雇傭兵們就背后一寒;就連那個不懷好意的傭兵,也不由干笑的打著哈哈,但言語中卻帶著試探:“有著這樣的潛行本領,所以,你躲過了那個家伙的感知?”

  “那個家伙發現我了,但是他卻死了!”

  面對著試探,葉奇拋出了早已準備好的最終言論——就猶如一顆炸彈一般,令在場所有的雇傭兵們,全部一愣。

  “什么?!”

  ps第一更~~~
上一章   重生之惡魔獵人   下一章 ( → )
美夢時代重生之征戰歲重生之我的書毒婦從良記重生之風云天重生之少將別廚師的失誤重票房毒藥翻身重生之萌寵貓重生——獨寵
頹廢龍創作的未刪節版《重生之惡魔獵人》是一本深受大家喜歡的小說,本站提供重生之惡魔獵人未刪節免費全文閱讀,重生之惡魔獵人最新章節第九章布置上盡在獨資小說網。重生之惡魔獵人最新章節由書友提供,《重生之惡魔獵人》情節扣人心弦、跌宕起伏。
快乐时时彩哪个平台有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