頹廢龍創作的未刪節《重生之惡魔獵人》是一本深受大家喜歡的作品
獨資小說網
獨資小說網 仙俠小說 競技小說 推理小說 校園小說 玄幻小說 科幻小說 都市小說 經典名著 同人小說 短篇文學 鄉村小說 官場小說
小說排行榜 言情小說 架空小說 軍事小說 耽美小說 歷史小說 穿越小說 靈異小說 重生小說 網游小說 武俠小說 總裁小說 綜合其它
好看的小說 重返樂園 山村老師 上門女婿 愛與哀愁 引牛入室 官路紅顏 漁港春夜 一品亂譚 留守村莊 鄉村禍害 熱門小說 全本小說
獨資小說網 > 重生小說 > 重生之惡魔獵人  作者:頹廢龍 書號:2862  時間:2016-10-8  字數:5721 
上一章   第五十八章 刀劍雙持 中    下一章 ( → )
  兩道大小各異的灰色龍卷,在葉奇的操控下徑直的碰撞到了一起。

  轟!震天的巨響,一道透明的宛如海一般的波紋,以兩道灰色龍卷的碰撞中心為,迅速的向著四周擴散;而且不只是速度快,范圍還大!哪怕是在神殿大教堂外遠處旁觀的底層信眾們也難逃波及,不少信眾在聲波的破壞中,倒地不起;有一些體質較弱的更是徑直的昏厥了過去。

  雖然在這兩道大小各異的灰色龍卷出現的時候,就已經令這些底層信眾感到膽戰心驚并且戒懼不已,但是在看到一向奉如神明的大祭司被其中一道灰色龍卷‘噬’后,這些底層信眾中不少人依舊是驚呼出聲,一些沖動的人更是想要前去‘救出’大祭司。

  不過,這樣的想法無疑是美好的,但現實是殘酷的——周圍因為那兩道灰色龍卷而出現的狂風,不僅僅是阻止了他們前進的步伐,而且就連站穩都需要相互攙扶才行;不用說跑去救人,只要是離了人群,少了必要的遮擋,就會被吹得跌個跟頭。

  無疑,這種超越了常識的力量,是令這些神殿底層信眾們束手無策的——而他們能夠做的也只有祈禱他們的‘神’來拯救他們!

  幾乎是在片刻間,一群人中還清醒著的,絕大部分都選擇了跪倒在地低聲的禱告起來——而隨著一群人的跪地禱告,那些還站著的立刻變得顯眼起來;不過。在大部分人都將目光看向了遠處大教堂前的戰斗時,他們的身影并沒有被注意;只有他們相互彼此間才能夠看到對方。

  這些人中有普通的底層信眾、有神殿的衛兵、衛兵隊長,還有一位身著長袍的神殿祭司;相互的對視了一眼后,這些人不著痕跡的站到了一起——在一群虔誠祈禱跪拜的人群中,這一小簇聚攏在一起的人臉上沒有任何能夠和信仰、虔誠掛鉤的東西,但他們的雙眼、神情中卻有著一股堪比頑石的堅毅;就宛如是大海中岸邊的礁石般;在海中不斷的被拍打,但卻屹立不倒。

  “各位,我們期盼已久的自由,終于要到了!”

  這一小簇人中的那位身穿長袍的祭司,看著遠處戰斗的兩人。語氣含著興奮——做為一個神殿的祭司,本身天賦異稟的體質給了他足夠的向上攀越的資本;而他一開始也是這么想的,并且為自己規劃了一份在他自己看來非常不錯的人生;不過,這一切隨著他一次外出執行任務后,而有了天翻地覆般的改變。

  他的任務目標是一個同樣叛逃神殿的衛兵隊長,對于他來說,對方的實力不堪一擊;而對方看到他的出現,無疑也放棄了最后一分逃走的希望;但是,對方直到最后一刻也依舊死死抱在懷中的包囊卻令他萬分的好奇——而正是這份好奇令他看到了神殿不為人知的一幕。并且明白了神殿之外,千沼區之外世界的璀璨絢爛;也令他同樣明白了自己之前的那份規劃究竟是多么的可笑、幼稚。

  自由!

  哪怕是在當下他就燒掉了那個包囊本身在內的所有得自與判斷衛兵隊長的物品。但是在那些資料、筆記中提到最多的字眼、詞匯,卻令他徹夜難眠;就如同一粒種子隨手被拋進了田地中,第二年的春天時,發芽破土而出——這位年輕的祭司,重新的規劃了自己的人生;并且,在神殿內尋找著與自己同樣渴望‘自由’的同伴。

  而這無疑是一個相當困難的過程,從青年到壯年,再從壯年到中年,這位祭司默默的尋找著和自己志趣相投的伙伴。小心且謹慎;不論是看到神殿內再多的黑暗、殘忍,他都選擇了默不作聲——身為一個祭司,尤其是天賦異稟的祭司;他顯然是能夠接觸到神殿內更深的東西;而正是因為這種接觸;令這位祭司越發的謹慎起來。

  因為,他非常的明白,如果他有任何不妥的一面被發現,那么他的下場并不會比當初那位衛兵隊長好多少,甚至會更慘——哪怕他已經隱藏了絕大部分的實力。但是面對神殿中真正的領導者,隨著他實力越發的強大,他才能夠更加體會到對方實力的深不可測!

  沒錯,就是深不可測!

  每當他的實力進步。這位祭司總是會悄然與那位存在對比,但是結果卻是令人感到沮喪的;不過,這種沮喪并沒有令這位祭司放棄心中最初的那份計劃,反而是越來越濃烈,而行為則也越來越謹慎——有迫的地方,自然會有反抗;而當這個反抗者足夠聰明的時候,那么勢必形成星星之火可以燎原之勢!

  就好似他們現在一小簇人聚攏在一起,面對著數百倍與他們的底層信眾一般;做為‘反抗者’他們十分的清楚他們失敗的下場,但這并不能夠阻礙他們去這么做——慷慨赴死,對于這些心中懷念著‘自由’的人來說并不可怕,只要能夠距離自己的目標更進一步!

  “我原本以為,我的計劃需要更長的時間做為等待!甚至是需要我們中的下一代,才能夠成功!”看著已經完全被灰色龍卷四散的氣流包裹住的大教堂,這位已經人到中年的祭司,臉上浮現出了完全不符合于年齡的興奮,他的語氣逐漸的高昂起來:“雖然,我不知道這兩位閣下從何而來,但是我知道機會就在我們的面前!”

  “這些已經足夠證實這兩位閣下的仁慈,與黑暗、殘暴的高層不同!他們顯然更加值得期待,雖然這只是我們第一次與對方見面!”這位中年祭司指了指周圍只是被擊傷手腕、腳踝或者陷入了酣睡的衛兵們——事實上,正是因為葉奇與萊曼這樣面對神殿底層只傷不殺的舉動。才能夠令這位謹慎的中年祭司站出來,并且開始聯絡他布置了差不多二十年的同伴們;而很顯然,這位中年祭司的同伴,對于葉奇與萊曼這樣的舉動也是充了好感。

  畢竟,他們就是神殿中最底層的存在,他們為了自由而反感神殿高層的殘暴與黑暗;因此,他們絕對不想引來同樣的與神殿高層類似的存在。

  “所以,我決定幫助這兩位閣下;以我們的方式!”

  “以我們的方式!”

  隨著中年祭司最后一句話的落下,周圍的人群中爆發出了低低的歡呼;然后,所有的人在這位中年祭司的安排下。向著祈禱的人群走去——他們以中年祭司的名義發布著‘接下來會很危險,為了能夠讓大祭司放開手腳,我們必須離開這里,到安全的地方去’等等類似的話語。

  而這樣的話語對于這群底層的信眾來說,無疑是非常有用的——大祭司在他們的心中的地位顯然是無與倫比的,甚至在某種意義上來說,這位和他們朝夕相處,并且有大恩于他們的大祭司就是他們的‘神’!

  看著底層信眾開始扶著傷患向著地底的避難所走去——避難所位于整個大峽谷的地下,有著數個通道;基本上整個大峽谷內的大區域都有著通往避難所的通透;這樣的建造顯然是為了在突發事件時。能夠令峽谷內的信眾們更好的逃離;而現在卻成為了這位中年祭司轉移無辜之人的快捷通道。

  對于這位中年祭司的做法,信眾中一些其它的祭司雖然有些懷疑。但依舊選擇了服從——雖然這位中年祭司刻意的隱瞞著自身的實力,但是其本身的資歷以及平時良好令人尊敬的聲望已經足以解決一些在其他人看來無比麻煩的問題;畢竟,做為整個祭司中幾乎是最年長的存在,此刻許多人群中的祭司都屬于他的晚輩,在高級祭司與長老團死傷殆盡的情況下,中年祭司很自然的就獲得了屬于神殿底層的指揮權。

  兩位,我的幫助只能到這里了!

  請原諒我的弱小!

  也請幫助我們離神殿的束縛,獲得真正的自由!

  站在疏散人群的最后邊,這位中年祭司看著依舊被灰色龍卷籠罩著的大教堂。雖然因為氣流的阻隔,令他無法看清其中真實的狀況,但此刻在他的心底卻默默的為兩人也同時為自己祈禱起來。

  …

  嗤!嗤!嗤!

  一大一小兩道灰色龍卷不斷的碰撞,令兩道龍卷所處的空間都仿佛是要被撕裂開來一般;不僅僅是氣流對撞時的沖擊力,還有那令人恐怖的在虛空中都能夠帶出電火花的摩擦力——任何一個普通人在其中,都會在第一時間被撞的骨斷筋折,而在下一刻就會被那恐怖的摩擦力研磨得粉碎。就宛如是在兩個石磨間倒入了黃豆后,開始轉動磨臺一般;留下來的除去汁水外,就只剩下渣滓。

  而很顯然,此刻在兩道龍卷的碰撞中。絕對要比單純的磨臺要恐怖的多,在磨臺間或許還能夠存有一些證明你在世間來過一遭的東西,但是在這兩個龍卷之間,卻根本不會有任何的存在;只要是被卷入了其中,那么就只剩下了一條路——尸骨無存!

  不過,做為施展出了這樣招式的葉奇也非常的清楚,這樣的結果只是對于一般的曜級以及曜級之下的存在來說,絕對不包括面前的這位存在——不論是曜級巔峰的實力,還是對方原本的身份帶來的能力,都足以令對方在這樣堪稱災難一般的招式中生存下來;最起碼,在葉奇盲斗感知中,代表著對方的波動依舊強健有力。

  當然,那劇烈的幅度,無疑則表示著對方此刻憤怒不已的狀態。

  對此,葉奇只能是聳聳肩,表示愛莫能助——如果可以的話,葉奇甚至希望對方的憤怒再劇烈一點;因為只有這樣他與他的那位契約同伴才能夠有更多的機會,并且也表示著對方受到的傷害更多;雖然曜級巔峰并且擁有著一些特異手段的對方能夠支撐到‘劍風。雙龍牙’結束,但這并不代表對方會毫發無損——按照‘劍風’這門用劍技巧的描述。能夠毫發無損的支撐到‘劍風。雙龍牙’結束的人,絕對是曜級之上的存在了;而顯然對方此刻并沒有這樣的‘狀態’

  而不論是發怒引起的頭腦不清還是因為受傷引起的實力受損,對于身為對方敵人的葉奇來說,都是好消息——而且,從眼前的情況看,對方非常的有可能,兩者都占了。

  “你以為,使用這樣改編自我的技巧的‘小手段’就能夠打敗我嗎?”龍卷風中傳來了附身于大祭司身上那位存在的聲音——雖然語調還算平穩,但那一絲絲不易察覺的顫抖,無疑在表示著對方憤怒的狀態;而下一刻。這種憤怒無疑是徹底的爆發了。

  “告訴你,這是妄想!承受我的怒火吧,螻蟻!”

  隨著一聲巨大的怒喝,一縷縷的金色光芒從灰色的龍卷中透了出來,而隨著金色光芒越發的濃烈,映出了更多的光芒,幾乎將原本灰色的龍卷都染成了金色——厚重、迫感,在這金色光芒爆發的時候,就以比之前強烈無數倍的感覺侵襲了整個大教堂;不僅是葉奇。就連站到了一旁保持相當距離觀戰的萊曼和那位神殿大戰老都感覺到身體一沉。

  又是這種手段!

  葉奇的雙眼一瞇,他可以清晰的感覺到‘劍風。雙龍牙’的兩道龍卷正在迅速的散去。威力正在不斷的變小;而造成了這樣結果的,就是對方手中權杖上的金色光芒——從一開始的‘粘’,到現在的多出的那份厚重和迫;無不顯示著對方身為類似于怪狼那樣存在的強大;葉奇非常的明確,對方權杖上的金色光芒絕對不是使徒使用能力時的光芒,而是一種更高層次,令人不解的能力。

  “哼,雕蟲小技,也想要對抗…”

  在已經被染成了金色的龍卷中,附身于那位大祭司身上的存在。已經若隱若現的重新出了身型;不過,比之他身形顯更快的則是他是嘲諷的話語——無疑,此刻這位存在,已經認定了現在他深處的兩道龍卷不斷碰撞的招式就是對方的絕招了;而從葉奇表現出曜級高段的實力,以及‘劍風。雙龍牙’展現的威力來看,這位存在的推斷并沒有錯;但是,這位存在。很顯然忘記了‘意外’總是發生在十拿九穩間;畢竟,只有這樣,才能夠稱得上是意外!

  劍風。碎龍牙!

  一道冷喝,打斷了這位存在原本嘲諷的話語。而隨著這道冷喝,一道道無形的劍風從葉奇手中的闊劍上被揮出,融入到了幾乎已經停頓,開始消散的‘兩道金色龍卷’內;立刻,被金色光芒渲染過的兩道灰色龍卷驟然一個停頓,緊接著就好似點燃的炸藥桶一般爆裂了開來。

  轟!頓時,那若隱若現的身影就被噬了;片刻后,無數有形、無形的風刃,四散飛濺;將原本就已經幾乎成為廢墟的大教堂前廳再次的‘犁’了一遍;而且相較于上次,這次無疑‘犁’的更加的徹底;最起碼上次還能夠看得出在原本這塊地面上曾經有過一座宏偉的建筑;但是在這次的侵襲后,地面上連超過嬰孩拳頭大小的石塊都已經不復存在了,完全的就是一馬平川的平地!

  如果不是那尊雕像還在信仰之力結界的保護中沒有被風刃割碎的話,任誰也不會將這里和之前神殿大教堂的前廳聯系到一切——一抹鮮紅,在灰色與金色中一閃即逝,雖然速度飛快,但是在全神關注的葉奇的眼中卻是非常的顯眼!

  對方受傷了!

  在將現階段‘劍風’的技巧使用了一遍后,葉奇總算是有了一個好消息——龍之傳承只有曜級與曜級之下的記憶;曜級之上的是一點都沒有;因此,龍之傳承記憶中的眾多技巧和知識,全部的止步與曜級巔峰;就像是此刻葉奇使用的技巧‘劍風’除去基本的劍風。龍牙外;就只有進階地龍牙、天龍牙這兩式,與曜級高端對應的雙龍牙和巔峰對應的碎龍牙而已;最終的技巧卻是沒有的。

  施展完碎龍牙的葉奇,尤其能夠感受到‘劍風’的不完整,還缺少最終的技巧——完全建立于大師級冷兵器技能之上的推斷與感覺。

  “可惡啊!可惡的螻蟻,你令偉大的…受到了無法洗辱啊!”這位存在的聲音,從大喝轉變為了咆哮:“不過,在這里我有著無數的信徒支撐!這點傷勢對于我來說,就是九牛一…怎么會…”

  咆哮中的這位存在,顯然發現了什么,它不由自主的頓了頓;而抓住了這一機會的葉奇則縱身一躍,一個閃身徑直的沖入到了還在暴的狂風中;同時,一直放在背后的右手,帶起一抹異樣的藍紫光芒,就好似夜空中那輪弦月般劃過了一道弧線。

  ps感謝四海飄泊的子200幣的打賞、六月雪4200幣的打賞、沉寂之森100幣的打賞、sdicsn100幣的打賞和mr。肆、軒轅雨荷、魂憫各一張月票的打賞~~~頹廢在此鞠躬感謝所有支持頹廢的兄弟姐妹~~~
上一章   重生之惡魔獵人   下一章 ( → )
美夢時代重生之征戰歲重生之我的書毒婦從良記重生之風云天重生之少將別廚師的失誤重票房毒藥翻身重生之萌寵貓重生——獨寵
頹廢龍創作的未刪節版《重生之惡魔獵人》是一本深受大家喜歡的小說,本站提供重生之惡魔獵人未刪節免費全文閱讀,重生之惡魔獵人最新章節第五十八章刀劍雙持中盡在獨資小說網。重生之惡魔獵人最新章節由書友提供,《重生之惡魔獵人》情節扣人心弦、跌宕起伏。
快乐时时彩哪个平台有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