頹廢龍創作的未刪節《重生之惡魔獵人》是一本深受大家喜歡的作品
獨資小說網
獨資小說網 仙俠小說 競技小說 推理小說 校園小說 玄幻小說 科幻小說 都市小說 經典名著 同人小說 短篇文學 鄉村小說 官場小說
小說排行榜 言情小說 架空小說 軍事小說 耽美小說 歷史小說 穿越小說 靈異小說 重生小說 網游小說 武俠小說 總裁小說 綜合其它
好看的小說 重返樂園 山村老師 上門女婿 愛與哀愁 引牛入室 官路紅顏 漁港春夜 一品亂譚 留守村莊 鄉村禍害 熱門小說 全本小說
獨資小說網 > 重生小說 > 重生之惡魔獵人  作者:頹廢龍 書號:2862  時間:2016-10-8  字數:5762 
上一章   第四十八章 橫沖直入上    下一章 ( → )
  第四十八章橫沖直入上

  “站住!”

  緊隨著之前從峽谷巖壁頂端傳來的大喝,峽谷門口出現了重重人影——負責守衛峽谷口的神殿守衛在一位隊長的帶領下,擋在了葉奇和萊曼的身前;發出了阻止葉奇和萊曼前進的大喝后,這位隊長立刻看到了被葉奇拎在了手中的德卡特;雖然此刻的德卡特早就沒有了那華貴的祭司服,但是德卡特的面容無疑是被這位隊長銘記在心的。

  因此,在下一刻,這位負責守衛谷口的隊長就將隨身的長劍了出來;而他身后的隊員們,立刻也將端了起來——做為谷口的守衛,自然有別于其它地方的普通守衛;不論是個人實力還是配備的裝備,都比葉奇曾經見到過的其它神殿守衛強了許多;最起碼,對方手中的武器已經不是屬于最高zhèng府淘汰的t1系列或者更早的幾乎成為古董的存在。

  清一的t2系列沖鋒,以及整潔的內襯著防彈衣的鎖甲,外帶際分外顯眼的手雷,足以證明著這些守衛峽谷口的衛兵們火力的強大之處——對于狹窄的幾乎難以通過一輛雙輪馬車峽谷口而言,這樣足有二十人的守衛,面對任何的突入者,都會在瞬間形成一道全方位的火力網;尤其是那些手雷,哪怕是使徒級別的存在進入到了這峽谷內,也是不得不退讓三分的。

  “你們是什么人?德卡特祭司怎么樣了?”

  上前一步,在身后下屬的械掩護下,這位隊長徑直的走到了距離葉奇與萊曼不足十碼的地方,全身戒備,手中的長劍擋在了前后,才大聲的喊道——做為守衛著峽谷口的衛兵隊長,自然要有著區別于普通衛兵的果敢與能力;在身后大部分的衛兵發現了葉奇手中拎著的是德卡特后,每一個都猶豫、驚訝,或者干脆不知如何是好的時候,這位隊長體現了他與普通衛兵的不同。

  這樣戒備的姿勢是長劍技巧中標準的防御姿勢——僅從這位隊長擺出姿勢的剎那,表現出的干凈利落,顯然這位隊長在長劍的使用中是下了相當多的功夫;而且這位隊長在十碼左右的距離擺出了這樣防守的姿勢,無疑也是經過了深思慮的。

  十碼的距離,足夠一個劍手在面對任何的突發況時,都有著最佳的反應——這位隊長有信心在對方做出動作后,他都能夠應付;不論是反擊、防御或者是身后撤都可以;當然,做為能夠將德卡特祭司生擒的對手,這位隊長還是偏向于最后一個選擇:身后撤。

  要知道在他的身后可是有著足足二十名端著t2的下屬,而這二十名端著t2的下屬,只需要一秒鐘就能夠形成一道令任何人都要退卻的火力網——在當初設計谷口的防御時,他可是親眼見到過,一名做為實驗者的高級祭司在這樣的火力網下灰頭土臉的連續沖了三次,但三次都被了出去。

  而且只要聲一響,那么谷中的其他人就會趕來,到時候更多的人加入了其中;不僅可以救下德卡特祭司,還可以將面前兩個人生擒——有著這樣打算的這位隊長對于自己的布置可是非常有信心的。

  他并不認為面前的兩人能夠逃過這樣的布置——當然,如果是長老們或者大祭司的話一定可以,但是這位隊長可不認為眼前的兩人有著那樣的能耐;雖然他們生擒了德卡特祭司。

  一定是用了什么卑鄙的手段!

  在異獸入侵時,見識過德卡特實力的這位隊長,立刻就在心中對葉奇和萊曼能夠生擒德卡特做出了一個非常‘合理’的解釋——想到這的這位隊長,在原地靈活的小范圍的挪動著腳步,在不被對方攻擊鎖定的同時,大聲的喊道:“趕緊放了德卡特祭司!”

  “放心吧,德卡特沒有事,只是暈過著面前的隊長:“至于我們?用我們自己的話來說是出于好奇來看一看的人!不過,如果用你們的話來說,就應該是找麻煩的人!”

  說完的葉奇沒有等待對面這位隊長的回答,身形一閃就跨過了十碼的距離,徑直的出現在了對方的身后,然后一個手刀準確無比的擊打在了對方的后頸上;感受到手刀擊打在自己的后頸后,這位隊長才出了震驚無比的神情,而在暈倒前,這種神情也依舊掛在他的臉上——無疑,這位隊長直到暈倒前,也根本不明白對方怎么能夠一步就跨過了十碼的距離,而且根本沒有多余的動作就將一直小范圍內移動的他鎖定。

  或許,十碼的距離在這位隊長的眼中已經是一個足夠安全的距離;尤其是他的防御手段,令他相信在這個距離內足夠他應對發生的一切;不過,對于葉奇來說,面對著這樣的對手,即使距離再多上幾倍,其結果也是一樣的。

  實力根本上的差距,即使有著各種的有利條件,也是無法彌補的;就如同一個月輝級使徒面對ri曜級的存在,哪怕占盡了天時地利人和,最終的結果也是一樣的;面前的情況也是一樣,面對著已經達到了ri曜級的葉奇,這位隊長的小心謹慎,最多也只是起到了心理安慰罷了,實際的作用幾乎就是沒有的——不用說月輝級,他只不過是比普通人強,幾乎達到了高級獵魔人的程度,但距離真正的使徒卻還有著相當距離的存在而已,而面對的葉奇也不是普通的ri曜級。

  嗖嗖嗖…在這位隊長暈倒在地的剎那,一連串猶如弩箭破空的勁風響了起來——在葉奇躍出的時候,一顆巴掌大小的石頭就被萊曼快速的拿到了手中,并且捏成了無數塊,然后一抖手,就對著遠處的衛兵們彈而去。

  每一顆碎小的石頭,都帶著相當的力道,準確無比的擊打在了遠處衛兵們端的手腕處——

  啪啪啪…

  一連串的脆響后端搶的衛兵們紛紛抱著手腕痛呼起來——雖然,萊曼克制了自己的力道,并且只是將碎石瞄準了這些衛兵們的手腕,但那種猶如手腕被打斷了的感覺,令這些被神殿挑細選出來的衛兵依舊難以克制住屬于身體的本能,除去一兩個還能夠勉強用另外一只手穩住手中的t2外,剩余人手中的t2紛紛的落在了地上。

  當然,剩余的這一兩人雖然還在手中,但是想要開卻是做不到了——拎著德卡特的葉奇和打出碎石的萊曼,兩人幾乎不分先后的沖入到了這些衛兵中,尤其是那些還能夠端著t2的衛兵,著重的成為了兩人率先‘解決’的目標。

  僅僅是一片悶哼后,之前還能夠抱著手腕痛呼的衛兵們就紛紛倒地不起,步上了與他們隊長一樣的后塵,全部的暈了過去——對于這些屬于神殿下層的信眾,葉奇并沒有打算趕盡殺絕。

  畢竟,從那晚的查探來看,這些人也屬于被蒙騙的受害者,而且是受到傷害最深的那群人——一個深信著自己未來的一切是無比美好的人,忽然發現這只不是謊言,而且編織出這個謊言還是他最尊敬的人時,哪怕是心志堅定的人,也絕對會感覺世界猶如崩塌了一般。

  對此,葉奇除了惋惜外,并沒有更多的辦法——對于一個信徒來說,自己‘神’的‘背叛’,就如同一個獵魔人的家庭再次遭受到重創般;除去他們自己外,其他人能夠提供的幫助,是微乎其微;甚至是忽略不計的。

  我能夠做的就是,讓你們快點的清醒過來!

  或許會殘忍,但比起虛幻的面對死亡,直到最后一刻才驚醒,這樣的殘忍對于你們而言才是最直接的,我能夠提供的唯一的幫助!

  將拎在手中的德卡特放到了暈倒的人群中,葉奇出了來自羅本手中的闊劍,對著兩處的巖壁頂端稍下方輕輕的一揮——除去谷口的守衛外,峽谷巖壁兩邊頂端的衛兵也是相當重要的;哪怕是葉奇,他也不想時不時的要注意從頭頂來的弩箭或者子彈;當然了,與這些守衛谷口的衛兵一樣,葉奇并沒有下殺手;甚至從某種意義上來說,巖壁頂端的衛兵要比守衛谷口的衛兵幸運了許多。

  砰!砰!兩聲悶響過后,由氣流帶起的灰塵徑直的飄在了峽谷的上方,那而起的灰塵隨著由葉奇手中那把特殊的闊劍引起的氣流徑直的翻卷到了那些巖壁頂端的衛兵中;立刻,一連串的咳嗽聲就響了起來;而與此同時,這些衛兵的雙眼也被徑直的遮擋了。

  “真是令人贊嘆的學習能力!只是看了一遍就能夠做到這樣的程度!我該怎么說呢?該說,不愧是葉…唔,約翰你嘛!”萊曼看著在峽谷巖壁上,但卻沒有任何一絲落下的塵土,不由立刻贊嘆了起來:“還有之前的速度,拎著一個成年人,竟然在速度上和我不相上下;如果,是敵對的話,我想我一定會在剎那間就落入下風吧?”

  “我和你是不可能成為敵人的,老友!更何況,這樣靠著器物本身來施展的技巧,你現在用起來的話,也不會比我差到哪里去吧!至于速度嗎?難道你不將你比我站的遠,這一點算進去?我拎著一個人,你站的遠,這樣算下來,最后的結果我們依然是平手的!”葉奇將手中的闊劍挽了個劍花,以老約翰的語氣嬉笑的說道——在葉奇的記憶中他的老師和商,就好似兩個無所事事的‘孩童’一般,大部分的時候,都會因為一些小事而爭吵、打鬧不休;而這種事情小到,幾乎可以是一杯啤酒或者是一份沙拉究竟是加油好還是不加的好。

  雖然,不知道兩個長輩在對敵的時候會是什么模樣,但是從另外一個長輩——庫奇阿姨那得來的只言片語看,他的這兩位長輩在對敵的時候也依舊是非常不靠譜的;與傳說中兩人分別的圣潔、溫和;冷冽、霸氣等等任何一切美好的詞語都毫無關聯。

  所以,再來之前葉奇已經特意的叮囑過萊曼,該如何的表現出商的形象來——

  “你確定不需要將這些家伙除掉?畢竟,你可是毀滅了他們的希望啊!對于希望被滅絕的人來說,瘋狂可是他們僅存的感情了!”萊曼指了指周圍躺倒一片的衛兵后,突然問道——這句話并不是之前兩人對過的臺詞,無疑是他臨時的有感而發。

  “瘋狂過后,自然會有平靜!我想我還是能夠應付得了這些‘瘋狂’的家伙的!只要他們能夠平靜下來,自然就會有新的未來!畢竟,我能幫助他們的只有自己能力之內的這點事了,被埋怨的話,那是在所難免的;我已經有心理準備了!”面對著萊曼突如其來的問話,葉奇僅僅只是一怔后,就笑著說道——這句話即是模仿著他的老師,也是發自他的肺腑,是他內心深處的真實的想法。

  “真是一個任的家伙!你們獵魔人都是這樣!”萊曼聳了聳肩,表示著自己的感嘆;面對著這句重新回到了軌道上的談話,葉奇立刻回答道:“你現在不也是獵魔人的一份子嗎?某人的酒吧可都是靠著他口中的任家伙們的金普頓來供養的啊!”“供養我的人中絕對不包括你這個家伙!我想想…你好像還欠我大概兩、兩千?哦,不對,是三千金普頓的!”學著商的模樣,萊曼瞇起了雙眼,對著葉奇伸出了手掌,一副打細算的表情。

  “我一定會還的!只是最近經濟略顯緊張而已!我們還是辦正事吧!正事要緊!”

  仰天打了個哈哈,葉奇快速的向著山谷中沖去——此刻的葉奇,無疑將自己老師的行為舉止學了個惟妙惟肖,除到了,也絕對會認為這就是老約翰本人。

  看著沖進了谷中的葉奇,萊曼裝模作樣的嘆了口氣,然后也跟了進去。

  …

  “什么…呃…”一位距離峽谷口較近的高級祭司聽到了異動后,立刻就趕來了谷口,看著邁步走進峽谷內顯然不是神殿人員的葉奇,立刻大喝出聲;不過,這大喝才剛剛出口,剩余的話語還沒有說完,就被葉奇手中的闊劍穿而過的長劍刺了一個透心涼——面對著神殿的高層,葉奇可是不會留情的。

  相較于還處于神殿底層的衛兵與信眾而言,這些祭司、高級祭司們無疑已經是神殿的高層了;普通祭司的話,還好一點,雖然看不起那些普通的衛兵和信眾,但最多也就是冷言冷語一番,并沒有更多過分的事情;而高級祭司,葉奇可以肯定,除去被他扔到了谷口的德卡特外,每一個都是那些神殿長老團內長老們的縮影——參加那次晚宴的雖然只是長老團的六位長老和該隱衛隊的血族們,但是負責、伺候這些‘大人物’,并且擔任衛的可都是這些高級祭司。

  聽著少女們的哀嚎、慘呼,這些高級祭司的眼中沒有一個是存在憐憫或者不認的,只有著躍躍試的興奮和高高在上俯視的冷酷——面對這樣的人,葉奇自認為沒有留手的必要;畢竟,對方都將自己離了‘凡人’的行列,那么身為獵魔人的他,當然要配合一下這些‘存在’,讓他們明白離了‘凡人’的他們該如何面對‘新的生活’!

  危害普通人生活、安全的黑暗生物,皆可獵殺!無疑,這些離了‘凡人’行列的存在們,很符合上面的這一條!

  在面前這個高級祭司失去了應有的生命氣息后,立刻葉奇的耳邊就出現了系統的提示音,看著那淡藍色屏幕上顯示的數字,微瞇起了雙眼的葉奇,嘴角上浮現出了一抹包含殺意的冷笑——那晚他在教堂內看到的高級祭司最起碼超過了二十人,而這些人包括長老團的六位長老早已經上了他的必殺名單;如果不是因為擔心打草驚蛇的話,這些人根本活不過那一晚。

  讓你們多活了這幾天,已經屬于莫大恩賜了!

  所以,帶著這樣的恩賜,給我全部的去死吧!

  給我去地獄的烈焰中,好好的反省一下,自己的罪惡!

  呼!呼!呼!出帶血的長劍,一腳將面前高級祭司的尸體踹到了一邊;將沾染著鮮血的闊劍,抬臂一揮,立刻強烈的氣流就在葉奇的面前涌現著,將跟在這位高級祭司身后的祭司、普通衛兵們吹的站立不穩,東倒西歪的貼到了峽谷兩邊的巖壁上。

  而提著闊劍的葉奇,劍尖指地,大踏步的向著谷內走去——之前沾染到的鮮血,順著闊劍的劍脊滑落到地,一滴滴的,在地上,連城了一條紅色的線;混雜在黃褐色的土地上,鮮明、麗且奪目。

  猶如,紅色的花兒一般,綻放了。

  ps據傳說男人每個月也有那么兩天…頹廢貌似也遇到了啊…今天下午,各種莫名的傷感啊…感謝四海飄泊的子200起點幣的打賞、sdicsn100起點幣的打賞、沉寂之森100起點幣的打賞~~~頹廢在此鞠躬感謝所有支持頹廢的兄弟姐妹~~~

  ♂♂
上一章   重生之惡魔獵人   下一章 ( → )
美夢時代重生之征戰歲重生之我的書毒婦從良記重生之風云天重生之少將別廚師的失誤重票房毒藥翻身重生之萌寵貓重生——獨寵
頹廢龍創作的未刪節版《重生之惡魔獵人》是一本深受大家喜歡的小說,本站提供重生之惡魔獵人未刪節免費全文閱讀,重生之惡魔獵人最新章節第四十八章橫沖直入上盡在獨資小說網。重生之惡魔獵人最新章節由書友提供,《重生之惡魔獵人》情節扣人心弦、跌宕起伏。
快乐时时彩哪个平台有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