席月暢暢創作的未刪節《可愛寶寶:媽咪偷偷藏》是一本深受大家喜歡的作品
獨資小說網
獨資小說網 仙俠小說 競技小說 推理小說 校園小說 玄幻小說 科幻小說 都市小說 經典名著 同人小說 短篇文學 鄉村小說 官場小說
小說排行榜 言情小說 架空小說 軍事小說 耽美小說 歷史小說 穿越小說 靈異小說 重生小說 網游小說 武俠小說 總裁小說 綜合其它
好看的小說 重返樂園 山村老師 上門女婿 愛與哀愁 引牛入室 官路紅顏 漁港春夜 一品亂譚 留守村莊 鄉村禍害 熱門小說 全本小說
獨資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可愛寶寶:媽咪偷偷藏  作者:席月暢暢 書號:36430  時間:2017-7-28  字數:5799 
上一章   160 下定決心    下一章 ( → )
  “…”車子里面沒有任何的動靜,閻之赫也沒有動彈一下。

  夏初音皺眉!他睡的這么死?沒聽到嗎?

  再一次的伸出手,加大了力道敲“咚、咚、咚!”“…”依舊靜靜的沒有聲音。

  距夏初音有些疑惑,貼近窗戶去看沉睡的閻之赫,一邊用力的拍,一邊大聲的說“閻之赫,你醒醒,要睡就回家睡,不要睡在別人的樓下…”

  “喂,你聽到沒有,別裝睡了,快點醒醒,快點離開這里,再也不要出現在我面前了…”

  “閻之赫…閻之赫你聽到沒有…”

  瑪不停的喊著,不停的拍打著車窗,可是卻一點反應都沒有。

  夏初音的心由疑惑轉為擔心。覺得越來越不對勁,就算睡覺睡的再死,也不可能這樣了還不醒啊?

  該不會出了什么事吧?

  “喂,閻之赫,別鬧了,我沒時間跟你玩,快點開門!”夏初音著急了,伸手試圖將車門硬打開,沒想到車門根本就沒上鎖,沒有多費一點力氣,就“咚”的一聲打開了。

  看著打開的車門,夏初音愣了愣,然后馬上回神,將頭伸進車內,手輕輕的推了推閻之赫的身體,說“喂,你沒事吧?”

  閻之赫的身體微微的晃了晃,依舊是沒有動靜。

  夏初音看著他紅到異常的臉,著急的伸出手去摸他的額頭。

  好燙!

  她驚訝的收回手,心中一片的慌亂,生氣的伸手打了一下他的身體,抱怨的說“天這么冷,為什么不回家睡覺,你瘋了,就算是找死,也去別的地方,別讓我看大啊!”看著沒有任何反應的閻之赫,夏初音的心隱隱的疼痛著。

  既然病了,就家休息啊,為什么還要留在這里?他這是故意裝可憐,博取她的同情嗎?她才不會管他呢,她恨死他了。

  皺眉狠狠的瞪了他一眼,然后將頭伸回車外,對著靜悄悄的夜幕,大聲的說“冰凝,你在嗎?你家少爺病了,快點帶他回去!”

  “…”夜,依舊是靜靜的。

  “冰凝我知道你在,快點出來!”她大吼。“…”真是的,為什么她不出來,她一定在這里,她一定就藏在附近。這也是他們串通好的計謀嗎?她才不會上當。

  只不過是發燒,燒不死人的。她才不會管他,才不會關心他,隨便他病死算了。

  手抓著車門,突然一用力。

  “砰…”車門被關上。

  “他是你家的少爺,就算病死了,也與我無關,隨便你愛怎么樣就怎么樣。”她大聲的說完,就大步的走開,頭也不回。

  “…”靜靜的夜空之下,沒有一點點的動靜,只有冷冷的清風不斷的吹過。

  閻之赫昏睡在車上,眉頭微微的動了一下,輕輕的顫抖著,發出一個無人能聽見的聲音。

  “初…音…”

  …

  夏初音氣沖沖的走回到房內,并沒有馬上回臥房睡覺,而是站在大廳的窗戶旁,偷偷的看著坐在車里的閻之赫。

  十五分鐘…

  三十分鐘…

  一個小時…

  車子附近沒有任何動靜,也沒有一個人走過去。夏初音看的有些著急了,更是擔心車里發燒的人。

  怎么回事?冰凝呢?她不是一直跟著她的人嗎?那也應該有人跟著閻之赫才對啊?怎么會一個人都沒出現呢?

  如果一個晚上都不管他,他的病一定會嚴重的,而且他身后的傷也會受到影響,如果病情嚴重就糟了。他還要管理閻殿那么大的公司。怎么辦?

  她該去嗎?她要去嗎?她…不知道!

  …

  一樓最陰暗不起眼的角落里,站著三個人,兩個身材高大的男人,一個纖瘦的女人,三個人的臉上都擺著同樣的表情…冷!

  “就這樣放著不管,真的行嗎?如果少夫人真的不出來,殿下的餐…”魍魎擔心,想要帶閻之赫眷去看醫生。

  “放心,少夫人一定會下來照顧少爺!”冰凝肯定的說,雙目充著自信。

  “可是如果少夫人不下來怎么辦?”魍魎問。

  “她會下來,一定會!”冰凝堅持。

  “但…”

  “好了好了!”

  雷霆打斷了魍魎的話,雙目看著停放在不遠處的寶馬車,說“你們不用吵了,老規矩,就以兩個小時為限,如果少夫人不來的話,冰凝你就帶少爺回去,不過如果少夫人下來的話…”

  “一定會下來!一千萬!”冰凝冷冷的下注。

  “不會下來!一千萬!”魍魎也下注。

  “那我…”雷霆遲疑了一下,說“我跟冰凝一樣!”

  三個人冷酷的下完注,就再也沒有聲音。

  三個人,六只眼睛都盯著寶馬車里的閻之赫,面部冷漠了一片。

  …

  客廳

  夏初音已經等的不耐煩了,心中的焦急慢慢的越來越重。看著樓下依然沒有任何動靜,她不在堅持了。翻找了放藥的抽屜,拿出退燒藥,然后從冰箱里拿出一瓶水,再去浴室打了一盆冷水,左肩膀掛著毯,右肩膀掛著巾,急急忙馬關的走出了房門。

  慌慌張張的走進電梯,然后來到寶馬車前,將副駕駛座的車門打開,她把裝水的盆放在腳下,然后拿下左肩上的毯,蓋在閻之赫的身上,在拿出藥和水。

  忽然想起先前他發燒昏的情景,她猶豫了一下,不想再有那么多麻煩的事,痛快才把藥放在他的嘴里,自己喝了一個水,然后對上他的,將水送進他的嘴中。

  閻之赫把藥咽下,夏初音的臉上緋紅了一大片。卻是顧不得害羞,將右肩上的巾放在水里,然后擦拭著他的臉和脖頸,再一次,擰干折疊放在閻之赫的頭上。

  這樣,應該沒什么問題了吧?應該很快就會退燒吧?

  她已經做的夠多了,接下來…她真的不能再去管了。

  這個男人,她只想離他越遠越好。只要一賺夠錢,她就準備離開,但是年年怎么辦?她最舍不得的人就是她,而她離開了,他就找不到了嗎?

  煩,

  :

  她不知道自己的心理在想什么,就好像這個心臟根本就不是她的,根本就不受她的控制。

  起身,她準備離開。

  “初音!”閻之赫突然的驚叫,就好像是做惡魔一樣,眉頭緊蹙,一臉的驚慌,但雙眼卻是緊緊的閉著。

  夏初音驚訝的看著他的臉,心隱隱作痛,不自覺的伸出自己的手,摸向他的臉。

  “閻之赫…”她輕叫著他的名字,然后說“我們的緣分留著下輩子吧,今生…恐怕已經…”

  “不…”閻之赫又是一聲驚叫,猛然的抓住她撫摸他臉的手。

  夏初音驚訝,以為他醒了。

  但閻之赫卻是依舊閉著雙目,一臉驚慌的說“不要走…不要離開我…對不起…原諒我…”

  夏初音的心猛然的落下,還以為他醒了呢,原來是在說夢話。

  緊皺著眉頭,她的手用力的想要掙脫,但是閻之赫卻更緊的抓著,依舊不停的呢喃“不要…不要走…”

  “放開我!”夏初音微微的低吼,狠狠的瞪著他。

  “不…不要!”閻之赫依舊說著夢話,但又像是在回答她一樣。

  夏初音突然的不再掙扎,雙目冷冷的看著他,冷冷的說“閻之赫,我不會再做你的女人了,也不會再關心你,這是最后一次,我會跟你離婚,我不會再跟你扯上一點關系。我們…”她頓了一下,含著淚誰“一定要訣別!”

  她說完,就用另一只手一手指,一手指,一手指的將他的手掰開。終于逃脫出他的手掌,她退出車內,用力的將車門關上,然后轉身大步的走進居民樓。

  閻之赫昏睡的躺在駕駛座上,眉頭緊皺,沒有從噩夢中逃脫,空落落的手對著夏初音走掉的方向用力的伸出,好似想要抓住她似的。

  “別走…不要走…不要…”他傷心的呢喃,眼角落下一滴淚水。

  九年前,珍心離他而去,九年后他再一次愛上了一個人,他不要她離開,不要…

  …

  一樓角落

  三個人看著夏初音做的一切,然后又看著她走進了電梯。

  冰凝伸出手,冷冷的說了一個字“錢!”

  魍魎皺緊眉頭,從風衣的內衣口袋里拿出一張支票,放在她的手中。

  冰凝看著支票,用食指和中指夾起,然后遞給雷霆說“一人一半,銀行開門時,轉到我的帳上。”

  “沒問題!”雷霆接過支票。

  魍魎的眉頭沒有舒展,視線看著電梯的門。

  女人到底是一個什么樣的動物?明明愛的死去活來,卻又非要離開。

  愛就是愛,不愛就是不愛,難道真的那么難分清楚嗎?

  天,慢慢的開始發亮,又是一個清的早晨。

  閻之赫長長的睫微微的抖動,眉頭慢慢的蹙緊,好似掙扎似的睜開雙目。

  他怎么了?睡著了?是因為生病的關系嗎?

  不過,雖然這一覺睡的不太好,但是卻讓身體舒服了很多,頭也不痛了,喉嚨也好了些,咳嗽也停止了。沒想到自己的身體會這么好,只是睡了一覺就…

  他的思想突然的短路,看著身上蓋著的毯,然后伸手拿下額頭上已經微微有些干掉的巾。

  這…是從哪來的?

  是誰?是誰做的?

  想不起來了,什么都記不得,只依稀的記得自己做了一個噩夢,夢到夏初音走了,頭也不回的走了,好像是真的訣別一樣。

  到底這些事都是誰做的?難道是…

  他的雙目猛然看向三樓的窗戶。

  是她嗎?會是她嗎?

  一只手緊緊的抓著蓋在身上的毯,另一只手拿出手機,撥下冰凝的號碼。

  『少爺!』冰凝的聲音冷冷的從電話里傳出。

  “昨天晚上有誰進過我的車里?”他急切的問。

  『是少夫人!』

  果然是她!忽然的一陣欣喜,嘴角勾起笑容。

  “她來做了些什么?”他又問。

  『少夫人先是為你蓋上毯,然后喂你吃藥,再用巾擦了你的臉和額頭,最后冰敷…』

  “然后呢?”閻之赫急切的追問。

  『少夫人好像對你說了什么話,由于距離的太遠,我沒有聽到!』

  “除了這些,就沒有其他的了嗎?”閻之赫開心的神情又變得有些失落。

  她做了這些之后,沒有留下嗎?沒有握著他的手一直陪著他,等他退燒嗎?

  『少夫人做完這些,就回去了!』

  聽到冰凝的話,閻之赫像是受到了打擊一樣,出失落的表情。

  沒有再說話,直接將電話掛斷。

  手更緊的握著毯,臉上有笑,也有悲!

  她還關心著他,雖然只有一點點,但是她的確還關心著她。這是不是就說明她還愛他,既然愛,就那么快的就離去。不是應該趁他生病,趁他昏睡,然后默默的守在他的身邊嗎?就像前天晚上他在公園里那樣嗎?

  可是她就那么走了?就好像是在施舍乞丐一樣,只不過是好心幫助一下?

  “夏初音!”他就進毯,紡一般的說“我不會讓你離開我的!”

  他要想辦法讓她留在他的身邊,想辦法在她還愛著他的時候讓她回心轉意,如果沒有辦法讓她原諒自己,那么就讓她更愛自己,用愛來淹沒那該死的原諒。

  拿著毯和巾,他下定決心的走下車,仰頭看著三樓的窗戶,嘴角微微的勾起。

  追女人對他來說簡直比吃飯還容易,讓一個女人愛上他,對他來說是最簡單不過的事情。

  夏初音,我已經不想要逃避,也不想要躲藏,更不想要霸道的只占有你的身體,我會讓你愛我愛到無法自拔,是你自己先藕斷絲連的來招惹我,既然說了那么多的恨,就不要再關心我,一點點都不要。但既然關心我…就不能離開我!

  我就是這么霸道,這么不講理!

  “夏初音,不管怎么樣,你都是我的!”他狠狠的說著,然后大步的走進了居民樓內。

  …

  站在她家的房門口

  他伸手,很有節奏的敲著房門。

  “咚咚咚…咚咚咚…”

  幾秒鐘后,房門被打開,夏初音站在門口,驚訝的看著他,說“你不是說不會再來嗎?”

  “我是來還東西的!”閻之赫伸出手,將手中疊好的毯和巾遞給她。

  :

  夏初音看這昨晚她留下的東西,眉頭深深的皺著,然后一把拿過東西,就馬上的關門。

  閻之赫伸出手,推住馬上要關上的門說“等等!”

  “你還想干什么?”夏初音沒好氣的問。

  “我只是想跟你說聲謝謝,謝謝你昨晚照顧我!”閻之赫說話時的語氣很真誠。

  “不用客氣!”夏初音快速冷漠的回答完,就再一次的關門。

  “等等!”閻之赫又制止她。

  “你還想干什么?”夏初音皺眉問。

  閻之赫微笑,不大好意思的說“昨天你給我吃的藥…還有嗎?我還有點不太舒服,而你的藥又很有效,所以…”

  夏初音看著他一副扭扭捏捏的模樣,眉頭更加的皺緊。到底他這是在玩什么把戲,只不過一個晚上而已,就變得…超詭異。

  疑惑的看著他,然后轉身進屋把藥拿出來,丟在他的手上,再一次關上門。

  “等等!”閻之赫第三次阻止她。

  “又怎么了?”夏初音氣急了,不耐煩的低吼。“那個…”閻之赫看著她生氣的臉,嘴角閃過半秒的笑,說“有水嗎?”
上一章   可愛寶寶:媽咪偷偷藏   下一章 ( → )
愛,原來那么夜之流雪風云商界我橫夜都花叢霸王浴火情潮花叢魔本色都市風流帝王壓六宮撿了個兒子談末日仲裁者
席月暢暢創作的未刪節版《可愛寶寶:媽咪偷偷藏》是一本深受大家喜歡的小說,本站提供可愛寶寶:媽咪偷偷藏未刪節免費全文閱讀,可愛寶寶:媽咪偷偷藏最新章節160下定決心盡在獨資小說網。可愛寶寶:媽咪偷偷藏最新章節由書友提供,《可愛寶寶:媽咪偷偷藏》情節扣人心弦、跌宕起伏。
快乐时时彩哪个平台有开